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9 月圖文集(一)

● 2015.09.01



↑ 平常都是白老大罩著你們,今天白老大沒來上班,這裡我最大,你們兩個還不快滾下水去? 



↑ 台北植物園的荷花池今年算是多災多難,先是病毒入侵,只好全部剷除重種,接著遇到強烈颱風肆虐,園區受到重創,荷花池亦不能倖免。

雖然滿池都是枯枝敗葉,但如果能放慢腳步,仔細搜索,依然可以拍到不錯的畫面。



↑ 用模擬粗顆粒底片來拍蜻蜓,別有韻味。



↑ 類似這種小品到處可見

▲ 2015.09.02



↑ 荷花池的紅蜻蜓

無法控制的暴衝

今天下午從榮總的診療室出來,和下一個看診的年輕人擦身而過。

他看起來二十歲上下,長得斯文,戴著耳機,和捷運車廂內的眾多新世代的年輕人沒什麼兩樣。

出來後不到三秒鐘,突然背後傳來高分貝的吼聲:

你給我進來!

我以為是在叫我,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剛才進去那小伙子,正怒目直視。循著他的視線望去,他正瞪著一位約莫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好像是他父親的樣子。

那中年人走上前去,到了診療室門口,小伙子一手便抓住那中年人的衣領,使力地把他拉進診療室。

門尚未完全闔上,只見那年輕人另一手握拳正要往中年人的身上捶下去。

不得不佩服診間內的女醫生和護士們的反應,他們紛紛捉住年輕小伙子的拳頭,一面小心翼翼地安撫他,同時「啾啾啾」的鈴聲不斷響起,大概是醫師直覺地按下警鈴。

在門完全關上前,瞥見那中年男子高舉雙手,像投降的模樣緊靠著牆壁,一臉無奈,而他的胸口依然被那年輕人緊緊抓住。診療室內亂成一團。

不一會兒,保全來了,醫院警衛也來了。

台灣社會中隱藏了許多類似這種不定時炸彈,外觀看不出異狀,何時會突然爆炸,無法預料,捷運殺人的鄭捷就是一個令人膽戰心驚的例子。

前陣子一個學了十多年詠春拳的男子,因被母親唸了幾句,無法克制內心的忿怒,竟然用拳術把母親打死,釀成人倫悲劇。

家庭裡有一個這種精神狀態不穩的人,家人天天生活得戰戰兢兢;而病人也不是自願如此,那種埋藏在腦子裡某個角落的不可控制的因子,隨時可能出來作怪,誰都無法知道。

★ 2015.09.03



好累哦,有你真好。

雖然你不帥又不多金,但能一輩子這樣倚靠著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前一陣子看了一個日本節目,調查了數百對六十歲以上的夫婦,其中有兩個數據讓我很驚訝。

這兩個問題都是單獨問女的:

《 問題一 》如果沒有經濟上的問題,妳現在會和老公離婚嗎?

結果 95%的女性回答:「 」。

《 問題二 》如果有來世的話,妳願意再嫁給現在的老公嗎?

結果有 76% 的女性回答:「 不願意 」。

大部份的日本女性結婚後都會辭去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家裡的經濟主要是靠男人賺錢養家,除非真的撐不下去才會出去工作貼補家用。

因為男人是家裡的經濟支柱,所以男人的家庭地位很高,認為沒有自己在外面辛苦打拼,全家都要餓死了,以致男人一回到家總會有『 我在外面辛苦賺錢,妳要體貼服侍我 』的心態,對老婆頤指氣使,一付高高在上的架子。

沒了經濟來源,只好對丈夫低聲下氣了,一但離婚,再找工作又是一大問題。

所以第一個問題回答『 會 』,是在不缺錢的前提下成立的。

至於第二個問題,有七成的女性不願來世再嫁給現在的先生,表示現在的先生的表現讓她們很不滿意,如果再有機會選擇的話,要另挑一個更理想的對象。

反觀現在台灣社會,有在工作賺錢的女性佔很大的比例,有的甚至賺的比先生還多,根本不必看先生臉色。

台灣男人在家的地位根本無法和日本男人相比,所以有人開玩笑說,他在家的地位只比他家養的狗高一點。雖是玩笑話,恐怕也是實情。

台灣近幾年離婚率很高,記得報導是每五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

所以想要維持良好的婚姻關係,美滿的家庭生活,唯有互敬互讓,多包容對方的缺點,多讚美對方的優點才行。

◆ 2015.09.04



↑ 今天在植物園發現的一種有趣的植物:蝙蝠花,又叫老虎鬚

一個個小小的黑紫色的花孢很像一隻隻小蝙蝠,外面長長的鬚又像動物的鬍鬚。



↑ 從另一個角度看,卻像一個戴帽子的巫婆。

今日才走進植物園,天空就開始飄雨,拍沒幾張就趕緊躲進歷史博物館看『 曾仕猷七十回顧展 』。

看完,雨也停了,就順路到南昌路的台灣博物館南門園區走走。

這是一個開幕不到兩年的展覽場,也是國定古蹟重新整修再出發的好地方,因圖多尚待整理,明日再來細說。

● 2015.09.05



↑ 位於台北市南昌路一段 1 號的國立台灣博物館南門園區入口指標

這個園區和位於二二八公園內的台灣博物館同一系統,但參觀票券必須另外購買。



↑ 辦公大樓牆上的歷史沿革說明,此處原為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台北南門工場,主要是製作樟腦和鴉片之用,現已成為國定古蹟。



↑ 紅樓外觀(原樟腦倉庫)英式建築



↑ 小白宮展演廳外觀(原物品倉庫),義大利文藝復興粗石風格建築



↑ 四百石貯水池



↑ 紅樓的一部份是文創商品的賣場和餐廳(呦呦.荷造場),空間頗大,在這裡用餐不會有擠迫感



↑ 餐廳一側是大型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大水池和成群的樟樹,視界寬闊,可一面用餐一面觀賞美麗景色。



↑ 紅樓的另一側是樟腦及農業的博物館,憑用餐發票可免費換一張入場券進去參觀



↑ 牆上有台灣古早的諺語,上了年紀的人看了會很喜歡,好像見到老朋友一般。



↑ 虚擬實境感應區,這是最有趣的地方。

我一走進感應區,牆上的大螢幕就可以看到自己踏進水田裡,這時螢幕就會自動幫我戴上斗笠,穿上雨鞋,只要做出插秧的動作,沒多久整片水田就開始長出稻子來,而且愈長愈高,直到膝蓋以上。小朋友來這裡一定很開心。

站我旁邊的是現場指導志工,他一面做動作,一面要我跟著做,非常熱心。他已退休,沒人參觀時,便坐在一旁看書,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精神可佩!



↑園區門口的雕塑裝置藝術



↑ 參觀完台博館南門園區沿著南昌路直走,沒幾分鐘便到台灣菸酒公賣局

▲ 2015.09.06



↑ 今日華山1914好熱鬧,有櫻桃小丸子



↑ 有童話彼得兔裡的人物



↑ 有電影「 聶隱娘 」的攝影展



↑ 有假日創意市集



↑ 還有我最愛的光影

華山 1914 』原為公賣局酒廠,已有百年歷史,稍加整理並保留原汁原味,再加利用,現在是文創展場和表演場所,轉型成功。

蒼勁的老樹、斑剝的老建物、舊式窗櫺和暖洋洋的陽光,組合成一個讓人可以忘憂的園區。

不時有街頭藝人在此表演,觀眾們或立或坐,自由自在觀看表演、冥想、打瞌睡或和家人、好友輕聲談笑,和附近的光華商場的喧囂形成強烈對比。

★ 2015.09.07 (抓周



↑ 好友兒子滿周歲,報名參加宜蘭傳藝中心的「 抓周禮

抓周,又稱試周、試兒、拿周。古禮抓周係我國傳統歲時的習俗,慶賀寶寶滿周歲,將各種物品擺放於小孩面前,任其抓取,傳統上常用物品有筆、墨、紙、硯、算盤、錢幣、書籍等,以此判斷幼兒性向及日後長大所可能從事之工作行業。



↑ 小太陽活潑好動,一雙明亮大眼極討人喜愛



↑ 要乖乖聽媽媽的話哦



↑ 玩累了,趴在媽媽胸前睡著了



↑ 「 姐姐,我手上的東西是什麼?」



↑ 親子三人行,千百年修來的緣份,要幸福哦

◆ 2015.09.08



↑ 學長許忠英老師畫荷

莫倚能歌斂黛眉,此歌能有幾人知?他日相逢花月底,重理,好聲須記得來時。

苦恨城頭傳漏永,催起,無情豈解惜分飛,休訴金尊推玉臂。從醉,明朝有酒倩誰持?


—— 周邦彥 . 定風波

不要恃著會唱歌就皺眉頭,這首歌有幾個人懂呢?以後花前月下相逢,要重新再歌一曲,有好的聲音也要記得作這首曲子的人。

最恨的就是城頭上傳來夜深的更聲,又催促人起來,薄情的人怎麼懂得分離的痛苦呢?佳人送來的酒杯莫要推辭,要放心喝醉,明天再有酒時就不知是誰為你遞酒了。

◆ 2015.09.09 (無鳥花也好)



蝙蝠花又叫「 老虎鬚

台北植物園自從蘇廸勒颱風後,鳥況奇差,除了麻雀、白頭翁和幾隻紅冠水雞之外,很少看到其他鳥類。


既然無鳥可拍,拍拍花也不錯。拍花的難度雖沒有拍鳥高,但要拍出讓人驚艷的好作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這種蝙蝠花以前植物園沒看過,颱風過後植物園重新開放,突然在他們辦公室前出現了幾株。

因為少見,所以最近拍它的人很多,可說是 超級巨星。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倒像是一頭張大嘴巴的老虎。



↑ 從正面看,有如一頭張開翅膀的蝙蝠,看它久了,又覺得像一位有鬍子的老人,真是有趣的植物。



朱槿,這種花常見,很多人家種在陽台窗前,品種頗多,除了這種粉色的,還看過紅花及黃花。



睡蓮,很多人都誤叫它「 蓮花」,其實荷花才是蓮花,可能因為觀音菩薩坐的叫「蓮花座」,所以大家都把它叫做蓮花。

當光線照在花瓣上,形成亮和暗的反差,整體氛圍就很棒。



↑ 這隻粉蝶(蛾?)吊掛在不知名的芭蕉類的花上,沒仔細看還看不出來呢。



金針花

植物園內有幾株金針花正盛開,好幾年沒去東部的六十石山、赤柯山、金針山拍金針花了。東部這幾個地方種植金針的面積頗大,每年八九月金針開花時,漫山遍野黃澄澄的金針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近幾年拍照賞花的人超多,不少只顧自己的台灣人為了拍照而踐踏花田,屢遭批評,但還是我行我素,看了心裡難過,也就不太想去。



↑ 拍成黑白,沒了顏色還是很漂亮



↑ 在草叢裡陽光斜射下,閃閃動人,百看不厭



↑ 欲罷不能,再來張獨照



↑ 紅粉撲,像不像古代仕女化妝用的粉撲?

● 2015.09.10



↑ 以數位相機的廣角端近拍(開小花模式)睡蓮的花蕊


這種微距近拍,單眼相機 + 微距鏡頭並沒有太大的優勢,但是拉遠拍微距,隨身型數位相機就遠不是對手。



↑ 西門町的雕塑街頭藝術,頗具現代感



↑ 宜蘭傳藝中心的雕塑就很傳統溫馨

▲ 2015.09.11

今日台北植物園獲選為『 今日我最美 』的兩種花



蝙蝠花

台灣糯米條






↑ 令人感動的一對母女,媽媽耐心講,女兒專心聽,全神專注的瞬間,希望永遠不要消失。

用相機把溫馨感人的畫面凍結成永恆。

■ 2015.09.12



↑ 一條光線視覺很棒的通道

類似的場景經常碰到,再貼兩張:



↑ 華山1914的光點生活,左側的玻璃映射把長廊的延伸感加分。



↑ 捷運中正紀念堂站的通道

▼ 2015.09.14



↑ 清晨雨後的二二八公園,遠方最高的是新光三越大樓

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原來叫「 新公園 」,面積不大,卻是城中一塊珍貴的綠地。

可能因為佔地小,整理起來就不像大安森林公園或青年公園那麼大費周章,所以公園內的樹木花草都修剪得漂漂亮亮。



↑ 連通音樂表演台和國立台灣博物館兩塊區域之間的石橋

記憶中這座石橋在我讀小學就有了,民國四、五十年代新公園是萬華區、城中區的國小低年級遠足(現在叫校外教學)必到之地。至於中高年級則到圓山動物園和兒童樂園。

從就讀的西門國小走路到新公園不用半個鐘頭,當時路上車子少,從學校出發,沿著成都路,過西門圓環,走衡陽路到底就到了。

遠足最快樂的是,不用坐在硬梆梆的木板椅子上聽課,可以帶著媽媽捏的飯團,在校外一邊吃一邊和同學追著玩。

同學中有不少是西門商家有錢人的孩子,他們帶的是野餐盒(內有麵包、三明治),我們家窮,都是媽媽一大早起來煮飯,然後手沾盬水捏出飯團放在便當盒內,有時怕孩子自卑飯團裡會包些肉鬆。



↑ 中式樓閣涼亭水榭半個世紀來沒什麼變,頂多就是整修一下,粉刷一下而已。



↑ 翠亨閣以紀念 孫中山先生的故鄉「 翠亨村 」來命名



↑ 立於水中的翠亨閣



↑ 已快到中秋了,音樂舞台旁的幾棵阿勃勒還是開著滿滿的黃花,怪哉。

今天因到台大醫院抽血,穿越二二八公園,隨手以小相機拍了幾張,想起小學時的一些往事,故誌之。

● 2015.09.15



↑ 豪宅前的雕塑

前幾天雅虎轉載了一篇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蘇國賢教授在新生入學的演說,題目是:

 

動容!這才是教育的高度!聽台大老師說到底誰打贏了中日戰爭

這篇演說中有幾個重點玆錄於後:

勉勵新生拓展知識視野,以更廣闊的愛為他人奉獻。 
將「我們」定義在國家民族的層級,和將「我們」定義在「人類全體」,對於同樣的歷史事實,會有很不一樣的知識關懷與解釋」。


我們知道具有反省能力的人民,才能真正贏得勝利,僅知道維護權力或假借和平名義來擴張權力的政府,永遠都是戰爭的輸家。
 
為什麼二次大戰過了七十年,還會有國家以展現飛機大砲,或歌頌、慶祝戰爭的偉大勝利來紀念這場人類的大災難?「中國政府以閱兵的方式來宣示未來將致力於維護世界和平,這是個人類文明退步的表徵」。
 
人類愚蠢的想以暴力來維繫和平,只有使歷史的傷痛被放大,經年累月的深仇大恨愈積愈深,唯有寬恕才是唯一的出路。
▲ 謙卑:真正面對人類的愚蠢、承認自己的脆弱
 
希望大家在知識真理面前永遠心存謙卑,這種謙卑並非個人在表面上裝出謙虛的樣子,而是在浩瀚的真理面前,所有人都真誠的面對人類的愚蠢、軟弱與無知,審慎的判斷及使用知識。

若是以強者協助弱者的施捨姿態,只會達到貶低弱者的自尊,來增加自己的優越感,進而造成強化不平等之反效果,我們能否真正的以同理心來幫助別人,關鍵就在於能否謙卑地承認自己的脆弱。

 
▲ 我們必須學習,在閱讀其他民族的歷史時,不輕視他們,也不預設立場,努力瞭解各方的觀點。
 
從全人類的觀點來閱讀歷史,必定會看出,錯誤不會僅有簡單的成因,或是責任僅在於單一的某方,也會看到當歷史被曲解與操弄時,只會持續不斷地造成衝突與報復。

文章頗長,內容卻很深入,值得一讀再讀,省思再省思。

個人曾對人類的爭鬥思索過,得到一個結論是

人類是地球上最殘暴、最愚蠢的動物。因為只有人類才會不斷地發明新武器來消滅自己的同類。

其他的動物會為了爭奪生存的地盤和自己同類打鬥,但絕不會去找會致命的武器,大規模消滅自己同類。

對於弱勢者伸出援手,也一再警告自己不可優越心態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