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96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10 月圖文集(一):寒露

2015.10.01

 

↑ 被「 綁架 」的路樹

接連兩次強颱把台北的路樹吹得東倒西歪,莒光路上的行道樹除了用竹架撐住外,還被幾條鋼索牢牢固定住,簡直就是被「 五花大綁 」了。

我們用「 樹大招風 」來形容在高位的人容易被嫉妒而招來攻擊、毀謗,想要明哲保身必須懂得韜光養晦,不要鋒芒太露,才能避免風雨飄搖。



↑ 台北植物園雖免不了受颱風的摧殘,但漂亮的蝴蝶卻為園內帶來無限生機。

☆ 2015.10.02 ☆ ( 老姚走了



老姚走了,享年六十三 。

和老姚相識於 1968 年(民國 57 年)北師專新生入學後那個星期。

他比我們稍晚幾天來,那時他骨瘦如柴,個子瘦小,很少笑,聽他自己說常胃痛。

最後一次和他聊天大約在今年六月間,那天剛好經過附近的 7-11 ,看到他坐在裡面看報紙,所以就進去和老同學聊聊。

最近一星期心頭總是沉甸甸,每天都會經過路口那家 7-11 ,總是要往裡頭瞧瞧,希望像六月那次一樣看他坐在裡面,但總是失望而歸。

老姚話很少,超愛看書,在青春期的男生很少像他一樣,因他看的多是和學術有關的書籍、資料。

那些年我則迷上文學小說和武俠小說,不看小說時,就在球場上和人鬥牛。因興趣不同,所以談話的機會就少,平時在校園碰頭了,點點頭打聲招呼就擦身而過,很少深談。

青春期的男生,很少不談女生的,不管有沒有實際付諸行動,晚飯後大伙在寢室裡或坐或臥,對某班的女生品頭論足或是看到誰在女生宿舍外站崗……都是熱門話題。

老姚在我記憶中,他幾乎不曾加入我們行列,最多只是坐在角落或自己的床鋪上看他的書,有時我們的哄堂大笑,他會短暫看一眼,然後又把視線移回手中的書上。

忘了是幾年級,導師把他送去醫院,後來才知他因嚴重的胃潰瘍,去醫院開刀。(因那學期沒和他同一寢室,是事後才知的。)

對他印象最深的是,校慶時他為我們班製作了一個大型的台灣地形立體模型,放在我們教室地板中間,非常醒目,很受評分老師的好評。

北師畢業後被分發到桃園縣大園海邊,加上結婚後孩子接踵而來,白天教書,晚上讀大學,假日帶兒子到處去玩,和同學們的連絡漸少,幾乎沒有老姚的消息。

等到生活稍微有些喘息的空間時,才知老姚研究所畢業後到高中教地理了。以他對地理方面的熱情和專業,他到高中教書有點大材小用。

大約在十五前年有次在巷口等垃圾車,突然發現他也拎著垃圾袋站在不遠處,就過去和他打招呼,才知他和我住得如此近,從家裡走路到他家樓下不到五分鐘,真是咫尺天涯!

那次聊得很久,從畢業後到服務的小學談到大學,談到孩子,談到多年的心路歷程,談到近況,師專五年同窗總有很多話題可聊。

老姚是客家人,生活非常節儉,他少有娛樂,只愛讀書,他告訴我,他家的書是用滿山滿谷來形容,要找個寬敞的地方坐下來聊天都很難。

他也曾和同事去大陸旅行,別人帶回家的是伴手禮,他帶回家是一整箱的古籍。

他的姐妹曾警告他,再不把堆積如山的書丟掉一些,就不到他家,結果他清掉兩箱書報,他說讓他心疼好久。

退休後他曾到桃園縣的私立高職兼課,不過沒多久就辭了,因為無法認同那些來混文憑的學生的求學態度。

他也曾告訴我,他騎腳踏車摔倒,跌斷兩顆門牙。

他走路常常心不在焉,有幾次在路口和他面對面過馬路,都是我先叫他,他才看到我,然後就互相拉拉手,打聲招呼就匆匆分手,各走各的。

去年底在附近小學圍牆邊碰到他,他臉色蒼白,氣色很不好,他告訴我,他沒有胃了。他說因為癌細胞只好整個胃切除,東西都吃不下去。

我告訴他,我社團有位朋友也是一個沒胃的人,他能和我們一起去玩,一起吃美食。

我要他多休養,放鬆心情,很快就能恢復正常生活。

在最後一次 7-11 長談中,他說在某知名的宗教團體中當志工很不開心,過多的規律戒律讓他很受拘束,喜歡自由自在思考的他當然無法適應。

我只能勸他,既然不習慣這種環境,那就在家休養身子,不要太勞累。他說會好好考慮。

這是我們倆最後一次談話,想不到也是最後一次。

聽到老同學傳來老姚走了的消息,真的好心痛,又一位老同學走了,雖然人生老、病、死是無可避免的事,但知道好友又少了一人,還是很難過。

老姚,一路好走,希望在那塊淨土能讓你自由自在地閱讀和思考。

▲ 2015.10.03



西門町一家賣楊桃冰的老店

最早是阿嬤帶我來的,好像是我感冒好了,但還不停咳嗽,所以阿嬤就帶我喝鹹楊桃湯,據說鹹楊桃湯可治癒久咳,鹹楊桃湯真的很難喝,不過咳嗽很快就好了。

這家店印象中四、五十年都沒變,夏天生意很好,它的楊桃冰、鳳梨冰和烏梅冰都很好喝,也可以只買冰水而不加醃楊桃、鳳梨等。

一家店可以屹立半世紀還在,靠得是用料實在,物美價廉,代代口耳相傳,以自己為例從十歲出頭吃到現在年過半百,炎炎夏日一口冰冰涼涼的楊桃湯,從喉頭涼到胃,除了爽快之外,還有滿滿的回憶。

★ 2015.10.04



↑ 從萬華行政中心十一樓往外鳥瞰

最近的黃色屋頂是龍山寺捷運站,中間是艋舺公園,再過去隔著廣州街那間廟宇是艋舺龍山寺,二級古蹟,香火鼎盛。

再遠一點很多大樓的地方是環河南路,再過去隔著淡水河的是觀音山。

雖然生於斯長於斯,但很少有機會可以在這麼高的地方,遠眺自己的家鄉。

古人登高望遠,方圓百里的美景盡收眼底,今人身處水泥叢林,短視矣。

■ 2015.10.05



↑ 有趣的組合畫面,上方是 SPA 美容的廣告看板,是固定不動的;下方是公車外體廣告,滿街到處跑,是流動的。

一動一靜的廣告,在這個時間點巧妙的變成樓下樓上,但下一秒就不復見了。就像在某個時間點,你會和某個人巧遇,可能是驚鴻一瞥,覺得滿對眼的,但擦身而過之後,可能這一輩子就再也不見了。

只有隨身攜帶相機或手機的人才能拍下這瞬間。

● 2015.10.06



↑ 母獅:「 拍勢,今天失聲,只好請大聲公幫忙。」(頭城老街福德祠柱子上的石獅)

頭城是漢人在蘭陽平原最早建立的據點,舊稱「 頭圍 」。

和平街則是頭城最古老的街道,可稱為「 開蘭第一街 」北通烏石港,東接頭城港,是一條因河運而發展出來的商業街。(資料來源:宋肅懿老師之台灣國寶講義,下同。



↑ 慶元宮的香爐和彩燈

慶元宮建於清嘉慶元年(1796)主祀媽祖,有「 開蘭媽祖 」之稱,是漢人在宜蘭建立的第一座廟。



↑ 和平老街一側為清代所建之紅磚平房,另一側為後來新建之鋼筋水泥樓房,街的兩端各有一座福德祠(土地公廟),祈求土地公保佑老街的繁榮。這在台灣少見。



↑ 老街一家自助商店門口的告示,內容有趣所以把它拍下來。


24h

無人自助客棧

投太多,沒人找你

投太少,沒人理你

沒有投,沒人看見


(如果桌上有一支 iphone 6s,不知有沒有人會 24 h 看守著?)

▲ 2015.10.07



↑ 看海的日子

遠眺龜山島,心情十分平靜,上一次登島在七年前,當天風浪頗大,同行友人十個中有七個吐得七葷八素,另外三個則鐵青著臉孔,連我不暈車不暈船的人,也被船晃得頭昏腦脹。

龜山島的日出是攝影人必拍的景點,我曾去拍過兩次,結果摃龜兩次,老天不賞臉我也沒辦法。

想拍大景也要靠點運氣,像台南二寮的日出,我去過三次,前兩次也是摃龜,敗興而回,第三次才拍到,聽在場的攝影人說他已經摃了九次,跟他比起來,我算是幸運的了。

★ 2015.10.09



↑ 除暴(豹)安良

台北市警局前的雕塑。

一直以來都以『
人民的褓姆 』來稱呼警察。

警察的地位和老師一樣,直直落,一方面是社會風氣使然,另一方面則是這行內少數行為偏差的個人給整個團體帶來負面的觀感。

個人主義極端盛行的社會,加上人權觀念的提升,使得警察在執法上動輒得咎,執政者對國家認同的曖昧閃躲,也讓這些執法者左右為難。

警察的雜務極多,除了本身的工作之外,連考生忘了帶准考証都得幫忙載送,每當政治立場不同的團體對峙叫囂時還得築成人牆來分隔雙方……。

過年過節大家放假出遊,警察卻不得閒,只能眼睜睜地看別人全家團圓吃年夜飯,或全家出遊大享天倫之樂。

犧牲自己,只求社會平安。」『 警察 』是一個值得尊敬的行業。

● 2015.10.10 (國慶)



↑ 中正紀念堂之自由廣場

茶壼裡的風暴

近一個禮拜來國民黨內的「 換柱、挺柱 」新聞幾乎佔據了各大媒體的頭條,搞得沸沸騰騰,宛如瓦斯爐上煮沸的水壼,外面只見白霧直冒,水壼裡則是沸騰翻滾。

冷眼旁觀這次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剛開始沒人挺身而出,幾個可能出來選的大咖當被問到時,都是老狐貍般「 哈哈 」兩聲,顧左右而言他,就像下圍棋的「 問應手 」的技巧,先放一子看看對方怎麼應,然後再決定是要和,還是要戰。

『 你們都不出來選,那我要出來選哦。』

剛開始柱姐也是半開玩笑地這樣說,看會不會有人忍耐不住跳出來爭取黨內提名。

想不到 『 滿朝文武皆懦夫 』(前副總統呂秀蓮的名言 ),竟然沒人探頭應聲,於是柱姐就弄假成真的領表爭取提名了。

在這中間幾個大咖還假惺惺地表示如果黨徵召自己的話,就『 義無反顧 』、『 義不容辭 』。看了令人作噁。

既然提名了,黨內上下當然要表現 出「 敵愾同仇,萬眾一心 」的氣勢,但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柱姐的民調一直落後對手太多,抬轎的人臉都綠了。

本想如果母雞氣勢很盛的話,可以拉抬眾小雞的聲勢,沒想到母雞如此不濟,自己恐怕也要滅頂了,於是 「 換柱 」之聲此起彼落矣。

在擋不住巨大的「 換人代打 」的壓力下,黨主席只好親自出馬,但人家可是循正常程序爭取到黨的提名,現在把人硬拉下馬,合法嗎?

為了勝選不擇手段,管你合不合法,扣你一頂大帽子,你就得乖乖下來。


言論主張不符合台灣主流民意。

這頂大帽子令人看了傻眼,既然不符合台灣主流民意,當初為何會通過提名呢?真是怪哉!為何提名後那麼多人為他搖旗吶喊,而現在卻罵聲連連呢?

更扯的是,那些倒柱的大人們,在換人代打成定局時,還能擠出笑臉對柱姐說,感謝你對黨的貢獻,你辛苦了!

故前行政院長俞國華先生的夫人曾說過一句話:

政治真是可怕。』真是千古至理名言。

在政壇裡,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是大家互相利用而已。

*** 這種人生真是可悲。***



▲2015.10.11



↑ 國際級雕塑大師楊英風先生的作品 『
鳳凰來儀

目前台北市中山堂前廣場,正在展出多位雕塑名家的作品。

楊英風先生這座「 鳳凰來儀 」是他作品中最為人熟知的一件。

這隻鳳凰全身火紅,非常醒目,有「
浴火重生 」的意涵。整頭鳳凰的線條結構簡潔有力,彷彿正要振翅沖天之姿,又像剛下降尚未完全收羽的動作。

這種大師級的作品,只能用「 歎為觀止 」來形容。不論從哪個角度來欣賞,都有不同的想像空間。



↑ 仰天長嘯,眾鳥來儀




↑ 偷闚牠在四下無人時,搔首弄姿的嬌態



↑ 嗯,讓我想想……



↑ 偷偷告訴你哦,那對祖孫天天都來喔。



↑ 吳鳳說:「 叫你別拍了,你還拍!」



↑ 我要抗議!

★ 2015.10.14



↑ 整理荷花池的人

今年台北植物園的荷花開得不如理想,又遭逢兩次強颱的肆虐,對滿懷希望來拍荷花的人失望而回。

現在荷花池裡滿滿都是大瓢(一種比浮萍大很多的水生植物),整個池裡快沒氧氣了,今天接近中午看到幾個工人正在撈這些水草。

烈日當空,穿著高及胸膛的橡膠褲在池裡工作,真的非常辛苦,現在年輕人絕不會做這種工作的。

為這些不畏辛勞,默默工作,造福大眾的人致敬:

謝謝你們的辛勞,我們才有美麗乾淨的環境可以享受。」

◆ 2015.10.15



↑ 狼尾草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早晚冰涼,秋意漸濃,台灣政壇接連鬧出笑話,前所未有,將來可能愈來愈離譜的事情會層出不窮。

一是國民黨總統提名人被撤換,主要原因是「 民調疲振無力 」,未選已呈敗勢。

以後選舉只要民調比對手差,一個月前就換人上場再戰;再次民調還輸對手,那麼選前一星期是否還要換人代打?荒謬!

二是文化部次長因被部長影射為洩密者,就寄存證信函給部長,以致以「 違反官場倫理」的罪名請他捲舖蓋走人。

(這在台灣政治史上的確是頭一遭,印象中存證信函都是寄給欠錢不還的債主,寄給自己長官這倒是頭一回。以後學生也可以寄存證信函給老師,因為老師在教室向同學說我沒寫作業,哈哈(苦笑))。

暫且不論這件事誰對誰錯,寄存證信函的確不是好方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