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6.元月:我看、我拍、我想

● 2016.01.01 (元旦)



↑ 台北賓館(模擬負片濾鏡處理)

2016 年的第一天就有機會參觀台北賓館,實在有意義。





這個曾經住過多位日本總督的歷史建築,隱藏了台灣在日治時代的輝煌歲月。

走在建築物的內部,彷彿聽見總督宴賓客的歡笑聲;漫步在旁邊的小花園中,又好像看見當時台灣的最高統治者,正背著雙手,低頭沈思如何處理這塊孤懸海外的殖民地的大小事。



↑ 東西方合併的小庭園整理得清爽怡人



巴洛克式曲線湖岸導引視線到遠處的落羽松,北國此時正是大雪紛飛時節,而台灣卻是風光明媚,不知統治者會不會『 此處樂,樂不思蜀 』?



↑ 巴洛克式建築在剛毅的線條中加入了圓弧的曲線,使其產生運動感、流暢感是其特徵,在台北賓館主建築物上隨處可見。



↑ 主建築物前面的廣場、噴泉也是巴洛克建築常見的,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凡爾賽宮。



↑ 樹的陰影印在斑駁的灰泥牆上,似乎在訴說一個遙遠年代的故事

▲ 2016.01.07 (有趣的斑紋鳥



↑ 鼠尾草仔真的很好吃哦,你們人類也常吃

今天台北植物園鼠尾草區來了一群斑紋鳥,這些好動的小傢伙大概肚子餓了,只顧吃著鼠尾草仔,根本不理旁邊十多支機鎗大炮噠噠噠作響狂拍。



↑ 拍什麼拍?吃飯時這麼吵,怎麼吃得下?



↑ 呷飽囉,排排站,寒流來了大伙擠一擠溫暖多了





↑ 我在這裡啦!(拍團體照時,記得把手舉起來)



↑ 比起那群吵得要命的小傢伙,白衣大俠可清靜多了

★ 2016.01.10 (博愛座



↑ 台大醫院的博愛座

台灣的博愛座從大眾運輸工具開始設置,現在也開始出現在醫院裡,可以預見不久的將來,將會有更多的公共場所會設有這種『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溫馨作法。

不久前曾有「 公車或捷運上年輕人搶著坐博愛座而該不該讓位 」的議題引起討論,正反兩面的意見都有,最後結論好像是:「 有需要的人就坐,不必侷限在老年人才能坐。

規劃博愛座給年長者及行動不便的人坐,是很人性的作為,值得推廣。

不過從另個角度來想,「老吾老,幼吾幼」本來就大同世界的理想,讓座是人性自然的表現,還需要強制規定嗎?

這不是在告訴大家:「 人很被動,自律能力不足,所以用他律來規範。」嗎?

再來看看前幾天的一則新聞:

新聞內容是報導韓國在他們的捷運座位前的地板上,畫了兩隻腳的位置圖案,原來是韓國的男人在公車或捷運的坐位上,經常把兩條腿呈八字形的大剌剌地張開,使得左右兩旁的人座位空間變小了。

現在地板上畫了兩個腳板的位置,乘客坐下後把兩隻腳板放在圖案內,姿勢就好看多了,也不會妨礙到兩旁的人。

看到這則新聞,我笑了,這個強勢的民族連坐姿都要政府來規定,太扯了吧。

從這則新聞,我又想起以前看了一本日本大企業公司的創辦人寫的書。

他寫道,戰後日本民生疲困,公司為了節省用水,就在每間廁所內,蹲式馬桶(那時應還沒有坐式馬桶)的兩旁各畫了一個腳ㄚ子的圖案。

這兩個腳ㄚ子圖案可不是隨便畫的哦,那是請專家仔細計算過,如廁的人如是把兩個腳板放在馬桶兩旁的圖案裡,上完廁所後拉水箱的水,這時是沖得最乾淨的,不必因為沒沖乾淨,再拉第二次,而達到省水的目的。

同樣是畫兩個圖案,同樣是把兩雙腳板放在圖案裡,但立意卻不同,一個是規範個人不好的習慣,一個是對公司有效率的管理。

◆ 2016.01.15 (對抗?和解?還是……?)



↑ 同選區兩位競爭最激烈的對手

在街頭突然看到這有趣的畫面,隨手拍下來。

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互別苗頭,敵對的宣傳車竟停在對方的看板前面的停車格內。

台灣獨特的歷史,以及對岸中國全力在國際間打壓下,產生錯綜複雜的國家認同,以致每次選舉整個社會就會出現撕裂的現象。

不只人與人之間出現對立、仇恨,連至親的家人也會因支持對象不同,而產生口角,甚至不相往來,我想全世界這種現象大概少有吧!

在一般團體或網路社群內,大言不慚地發表宗教或政治的話題,很容易引起同儕的側目相看,甚至被疏離、排斥,故大家都對這兩個議題儘量不去碰觸。

台灣政治立場不同引起的撕裂,恐怕不是短短幾年可以彌平的。

● 2016.01.17 (可愛的年青人)

*總統、立法委員選舉落幕了,幾家歡樂幾家愁,好像四十年前的聯考放榜一樣,考上的全家快樂全寫在臉上,落榜的家門緊閉,靜悄悄,家裡一片愁雲慘霧,氣壓低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人生戰場上有輸有嬴,不會因為選輸了,世界末日就來臨。誠如柯 P 市長說的:

放輕鬆,深呼吸 。

* 投票日竟是個放晴的好天氣,投完票抓了相機就往植物園跑。



↑ 從和平西路植物園大門進去,最先看到的就是這幾朵「葦草蘭 」,站得高高的,隨風飄動,風雅飄逸,有淑女之姿。



↑ 下午拍累了,再從原來的門要回家,這時這幾棵葦草蘭正處於逆光狀態,主體閃亮迷人,背景的樹葉呈現許多光點,好看極了,趕緊再把收好的相機再拿出來拍幾張。

正在拍的時候,一位約莫二十歲上下的小伙子,手上拿著單眼相機正在旁邊。

他看我在拍,就比著我上午拍這幾朵花的位置說:『 站在這個角度拍比較好看哦。

年紀大的攝影人大部份都有藏私的習性,不是很好的朋友絕不會告訴別人攝影的心得。

對於這樣肯和別人分享的年輕人,真的很開心,是今天最美好的一刻。



● 20160.1.26 (怪異的氣候:極寒後放晴)



↑ 今天台北的天空

昨天台北市的溫度是 5 ℃,冷到不行,平地下霰,中海拔陽明山、坪林都下雪。

想不到今天中午路過二二八和平公園,門口跑馬燈竟然顯示當時氣溫是攝氏 17度,這也太扯了吧,老天讓市民在二十四小時內洗了一趟三溫暖。

上個月和兒子閒聊氣象,我說現在地球氣候變遷加劇,熱的時候很熱,冷的時候又冷到不行,說不定再過一兩年,台北市會下雪。

沒想到預測成真,而且來得這麼快,當電視新聞紛紛報導台灣各地高山都在飄雪時,竟然連不是很高的陽明山竹子湖、新店坪林等地都在下雪了。

台灣地處亞熱帶,除非高山否則很難看到銀色世界,每年玉山、合歡山等地還沒下雪時,一堆好奇的人就紛紛開車上山等下雪,沒想到今年竟然那麼多地方飄雪,那些好事之徒樂歪了。

天地間之事沒有十全十美的,有人樂不可支,就有人愁眉苦臉。

養殖魚戶、茶農、菜農、果農等受到這波寒災,損失慘重,一年的辛苦恐怕要付之流水了,年關將近可能要過個苦哈哈的農曆年。

最慘的莫過於樂極生悲,聽新聞報告說,有對夫婦賞雪完畢下山,竟然車子打滑衝下山谷,雙雙共赴黃泉。聽了好難過,何苦來哉?



★ 2016.01.29 (陰雨綿綿)



↑ 館前路 H & M 時裝店前的騎樓下

這個地方原為有名的 3C 大賣場 NOVA 的所在地,可能是租金高漲經營不下去,換這瑞典知名的女裝店接手。

少了一個可以閒逛打發時間的地方,卻意外發現一個有趣的畫面。

騎樓上方是一大片明亮的玻璃,走過騎樓的人的上方就會有一個「腳上頭下」的自已!

「虚」的我和「實」的我是同一方向前進的,「幻想」的我和「真實」的我可以背道而馳,但這裡的虚我和實我卻不行。

站在這兒將近三分鐘,默默觀察來去匆匆的人們,卻不曾看見有人仰起頭來看一眼「虚」我。

我太窮極無聊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