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5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6.2 月:農曆年

● 2016.02.02 (巷口的楓樹紅了)



住家巷口的青楓 

萬大路住家巷口種了幾棵青楓當行道樹,當初台北市政府在這裡種行道樹時,為什麼會想到種楓樹呢?一直猜不透當初下決定者心裡是怎麼想的。

像楓樹這類變葉樹種會在秋冬氣溫較低時葉子轉黃變紅,就拿新竹秀巒一直到司馬庫斯來說,每年十一、二月一路紅葉滿山,雖不如日本楓紅秀美,卻也頗有可觀。

往年台北市區冬天不夠冷,楓葉剛要變紅就被烈日烤焦,慘不忍睹。

今年冬季氣候異常(正確的說,應該說是正常?)一月起就持續低溫,冷到竹子湖、坪林都下雪,市區最冷也曾到 4 ℃,所以巷口的楓葉變紅了,這是住在這裡三十多年前所未見的現象。



誠如十多年前一位台大氣象教授在社區大學上課時說的:地球已逐漸步入小冰河期,從歷史資料來看,這種小冰河期會持續一、兩百年。

如果她預料的是正確的話,將來有一天台北市區的道路上出現剷雪車,一點都不奇怪。

● 2016.02.10



↑ 新春期間難得幾天放晴,植物園裡的貓頭鷹寶寶彎下身子,睜大眼睛看著樹下替牠拍照的攝影朋友,好像在說:「 各位辛苦了,新年快樂。」

▲ 2016.02.11



↑ 台北龍山寺內的祈福主燈

雖然年味逐漸淡了,傳統華人農曆新年還是很熱鬧。

寓所附近的龍山寺春節期間還是人山人海,到廟裡燒香祈福的人接踵磨頂,有人往擠,有人往外衝,要殺出一條路來哪有那麼容易?

廟前廣場排隊從祈福主燈下穿越的人龍,繞了幾彎,神龍見首不見尾,其中不乏日本、韓國及其他外國人,湊熱鬧是不分人種的。

除了到廟裡燒香拜拜外,逛夜市也是台灣人過農曆年必過的。龍山寺旁的廣州街夜市擠得水洩不通,入口處一攤賣葱抓餅的,平時生意普普,從年初一起到今天,每晚生意興隆到不行,可能是哪本觀光旅遊雜誌或網路上有人在力推吧?

出國去玩或到名勝風景區去人擠人,人看人的也不少。路上塞車嚴重,寸步難行,到了目的地找不到停車位,邊找邊罵,還是硬要往人堆裡擠,沒辦法呀,不這樣哪像過年。




★ 2016.02.12



↑ 長臂猿 ?

將動植物擬人化、擬物化照片中的影象將會產生更多的趣味性,上圖即是一例。

◆ 2016.02.13 (續昨日)



↑ 這是寫什麼碗糕?能呷嗎?(請用台語讀

■ 2016.02.16 武陵遊(一)霧淞



↑ 往武陵農場半途的思源埡口之霧淞

霧淞的產生是在極低氣溫且水氣多的地方,但又還不到下雪的程度。

在這種多霧氣中含有很多小水滴,這些小水滴碰到樹葉、樹枝、地面的草或石頭上,立刻凍結成白色冰晶,大量凍結的白色冰晶即是霧淞。

思源埡口是從宜蘭往武陵農場必經之地,每年一、二月去武陵經過這兒總會看到霧淞的奇景(說是奇景倒不如說是一生都住在台北盆地,又少有登高山之經驗者少見多怪之用詞)

今日隨社區大學國寶班宋老師到武陵賞櫻,路經此處,這次的霧淞是我歷次見過最大且最漂亮的一次。



↑ 樹枝掛在鐵皮屋屋頂上產生的有趣畫面



↑ 有如水墨畫一般的美景

(更多霧淞照片請看相簿)

● 2016.02.17 (笨笨,再見)



↑ 笨笨和很多人一樣不喜歡照相,可能是不喜歡鏡頭帶來的壓迫感吧。

笨笨於 2016.02.17 凌晨在獸醫院因心肺功能衰竭往生,享年一十六。

牠和皮皮於 2000年來到我們家,剛出生不到一星期的模樣萌到不行,把我們一家人的心都融化了。

對養狗持反對意見的老婆,以為我沒注意,當兩隻狗狗來咬她的腳趾時,偷偷用腳撥弄牠們,和牠們玩了起來。

起初男生的皮皮比較好動,而女生的笨笨常走一走就跌倒,所以男的取名叫「皮皮」,女生就叫「笨笨」。

長到約六個月左右,發現皮皮比較老成持重,反而是笨笨活潑好動,牠常輕咬皮皮的耳朵或用前腳撥弄皮皮,我們常說取錯名字,反過來就對了,可惜已來不及。

2012年皮皮往生後,笨笨多陪了我們四年。牠的聽力極好,家人的摩托車聲音來到巷子裡,牠就站在門後面等開門,常常差點被門撞到鼻子。

小兒子不騎車,當他在門口掏鑰匙時,笨笨也是站在門後迎接他回家。

隨著年紀愈來愈大,笨笨越來越靜,常常獨自坐在院子裏沈思,或趴在牠的窩裏打盹,有人走過牠面前,牠才會撐開眼皮看一眼,然後繼續睡扡的覺。

夏天的夜晚或冬天的早晨是我和牠散步的美好時光,牠看我拿出牽繩就知道要帶牠出門了,總是在我腳邊跳來跳去興奮得不得了。


與其說是我帶牠去散步,不如說是牠拉我去運動,牠總是拉著我往前奔跑,我不得不也跟著快步走。和去過狗狗訓練學校的明星狗比起來,牠真的是家教不好,但牠卻像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有著無限可能。

笨笨很膽小,怕雷聲,也怕鞭炮聲,當附近有人放鞭炮,牠就嚇得猛抓室內的玻璃門,想躲到屋裏來,我們只好把牠放入衛浴間。

牠曾經一次因我出去倒垃圾門沒關好,走到外面,正巧附近有廟會隊伍經過,鞭炮聲大作,牠嚇得亂竄竟不知去向,我們全家出動去找牠,找了好幾個小時都找不到,最傷心的是小兒子,每天下班回家,包包一放下就到附近去找牠,可是每次回來總是默不吭聲地躲入他的房間,我們看了也很難過。

一個多月後笨笨奇蹟似的回來了,最高興的就是小兒子了。

狗狗和人一樣,年紀大了活動力也跟著下降,也更冷漠了,看到家人回來,敷衍似的搖兩下尾巴意思意思,就回牠的狗窩休息,大兒子就給牠取個外號叫「笨大牌」。

下班回來總像上班打卡般,蹲在笨笨的公寓門前和牠寒喧幾句:

『 笨大牌你今天過得好不好?』

『笨大牌吃過飯了嗎?』

這時狗狗已十五、六歲,約等於人類的七十歲,都可以當我兒子的阿嬤了,我在屋子裡聽到大兒子對笨笨說的話,常常忍不住要笑出來。

今年農曆年前,笨笨已經不行了,整天趴著喘氣,不吃也不喝,只好送去獸醫那兒急診,檢查結果肺部有一塊姆指大的白色東西,醫師說可能是壞東西。

我希望牠能和我們一起過新年,所以拿了藥水就抱牠回家,這時的牠已是骨瘦如柴,一路上牠一直看著我,好像有話要跟我說,但我卻無法解讀牠的眼神。

大年初七醫院開始營業,我再度送牠去住院,希望牠在那兒打點滴,身體會好起來,小兒子每天都為牠禱告,但牠還是無法和殘酷的歲月對抗,終於永遠離開我們。

笨笨,一路好走,謝謝妳十六年來帶給我們全家無限充實和快樂。

如果妳在天上遇見皮皮時,記得跟牠說:

我們都很想念牠。

寫於 2016.02.18 台北萬華寓所

相關文章:

四條腿的最後一夜http://blog.yam.com/hongyf166/article/52751115

笨笨回家了http://blog.yam.com/hongyf166/article/70977837

▲ 2016.02.20 武陵遊(二):櫻花 • 武陵人• 桃花源



↑ 台 7 線往武陵農場與往棲蘭分叉口前不遠處的一片櫻花林

台灣近幾年興起一股櫻花熱,只要開有大片櫻花的地方,必定吸引大批賞花客。最著名的景點北部有陽明山花季、淡水天元宮的吉野櫻以及中部武陵農場的櫻花季。

各地方政府為了發觀光財,不管三七二十一卯起來到處種植櫻花。管他適不適合種櫻花,先種了再說。

物極必反,開始出現不同的聲音:

不能種些不同的植物嗎?

不過「 」字當頭,這些不同的想法根本不會列入當政者的腦袋裏。



↑ 武陵農場就像陶淵明的桃花源般,與世隔絕,外頭冷颼颼,又濕又凍,此處卻是藍天白雲好天氣。

就如『桃花源記』所述:「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一路櫻花夾道,樹影扶疏,涼風拂臉,有如武陵人之桃花源



↑ 七家灣溪 — 國寶魚櫻花钩吻鮭的故鄉



↑ 台灣人愛拍照有圖為證 ↓





↑ 以雙眼為鏡頭,把美景收入心之記憶卡內,得悠閒之浮生,是幸福的享受

個人很喜歡這張照片,真羨慕那對牽著腳踏車,不帶相機的男女。


用唐朝王維『 桃源行 』最後幾句做結束:

『……
常時只記入山深,清溪幾度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