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96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學位、段位與榮銜



前幾天看到攝影學會的一則公告,大意如下:

擁有學會的博學、碩學會士榮銜是一種榮譽,對於長年不繳年費者,本學會將取消其博、碩學會士的榮銜。

看到這種通知,腦中突然浮現三十多年前台灣圍棋界發生的一件大事。

當時台灣的圍棋界只有一個「 中國圍棋學會 」在掌管圍棋界的大小事(例如:比賽、晉升段等事),最高權力的會長都是由黨政商名流担任。

當時中國圍棋學會的會長是大企業家應昌期先生。應先生對台灣圍棋頗有貢獻,他初創台灣的職業圍棋制度,以及成立應昌期圍棋基金會來推廣台灣的圍棋等都是。

但也因為容不下別人的意見,造成後來台灣圍棋界分裂,另起一個「中華圍棋協會」與之抗衡(有點像台灣的職棒曾分裂成兩個聯盟),故其功過留待後人去評斷。

台灣剛有職業棋士制度時,只有棋士五六人,因人數
 太少,所以比賽採職業和業餘混在一起比賽。

問題出在職業職士有對局費可領,而參賽的業餘棋手則無。在這樣不公平的規定下比賽自然會引起反彈。

有一位參加比賽的業餘高手 Y 君(姑隱其名以免造成困擾)就在一場比賽中,只下了數十手棋就棄子投降(創下台灣圍棋比賽最少手數的記錄)。

對於這樣的無言抗議,應先生自然很不高興,於是開會決定將 Y 君的段位取消了,理由是 Y 君『 缺乏運動員的精神 』

這樣的決定自然就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圍棋的段位是個人的棋力証明,將之取消就有如一位位擁有博士學位的人,因為發表一篇只有小學生水平的文章,就把他的博士學位取消,當然就有很大的爭議。

因為雙方立場不同,互不退讓,最後只好對簿公堂。

清官難斷家務事,圍棋界的爭紛本來就不易有公評,再加上當時尚未解嚴,黨政軍關係良好的一方自然佔了不少便宜,法院也不敢隨便判決中國圍棋會不對,最後好像不了了之。

因為不喜歡應氏的一言堂作風,台灣圍棋界業餘精英紛紛退出中國圍棋學會,另組「中華圍棋協會」與之抗衡,結果雙方實力彼消我長之下,應氏就把重心逐漸移回他的故鄉大陸浙江寧波去了,而中華棋協則成了台灣圍棋界最大的組織。

這個事件如果時空背景換到現在,或許結果會不一樣,請看國民黨想要開除王金平院長而鬧上法院的事情就可明瞭。

回過頭來看看攝影學會的公告,和圍棋界當年發生的事有點雷同。

一個努力了二年好不容易取得的「博學會士」榮銜,只因不繳年費便要取消,真的有點奇怪。(個人的攝影實力得靠金錢才能獲得肯定及實際存在?

這個榮銜對從事攝影教學的人或許有用,至少有榮銜光環的加持之下,或多或少可以增加想學攝影的人的吸引力,但須知教學的內容是否充實和教學技巧的優劣卻和榮銜沒有直接關連。

但對於沒有在從事攝影教學的人來說,「 博學會士 」的榮銜根本沒什麼用,如果只是拿出來對別人炫耀自己擁有多少個攝影學會的博學會士榮銜,那就太虚偽造作了。

拍得好不好,是要別人說了才算,拿張証書在別人面前晃來晃去,就很可笑了。

2016.06.06 寫於台北萬華寓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