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對方沒有應答


這兩年愈來愈多人淪為『低頭族』,在捷運車上、咖啡店裡自顧自的玩
手中的行動裝置已成為時尚顯學,如果只是淺綴一口香濃咖啡,望著窗外沈思,那代表你跟不上流行了,cc。

智慧手機愈來愈聰明,幾乎無所不能,和人通話彷彿淪為次要功能,拍照、聽音樂、看影片、上FB分享現況才是主要的功能。

個人對手機、平板等行動裝置可說是又恨又愛,除了3C用品對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不說,怕被歸類為跟不上時代腳步的LKK族群也是持續接觸3C產品的重要推力。

上次去東港拍燒王船的慘痛經驗讓我對行動裝置恨得牙癢癢。

那天一夜未睡,撐著沈重的眼皮等的就是三年一次的盛典,哪知緊要關頭,鏡頭前面幾百隻手機晃來晃去,更過分的是還有數不清比臉還大的平板也來湊熱鬧,怎麼閃都閃不過,當下就恨爸媽沒給自己生兩條200公分的長腿。



很多朋友用餐時喜歡用手機把滿桌佳餚拍下來,再隨便按幾下,就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送上社群網站,和好友分享。



這樣大公無私的胸懷對社群朋友們是無話可說,但對同桌好友卻是一種折磨。美食上桌,竹箸高高舉起正向盤中進攻之際,一句『JO DO MA DE』,頓時所有的筷子全停在半空中,無人敢動,只能乖乖等他老兄用手機拍照完成才能下筷,原本高亢無比的心情,剎時冷了一截。


朱學恒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對這些喜歡在餐桌上拍照的朋友問道:『你到底是來吃飯的,還是來拍照?』這句話真的是問得巧妙!

手機到底能不能完全取代相機呢?

我個人是認為不可能。

這二三年手機的鏡頭畫素一路從300萬畫素,到500百萬、800百萬,到現在1200萬
都出爐了,看似驚人,其實這和之前數位相機各家廠商不斷推出高畫素機種一樣,最後使用者終於發現,一味衝高畫素並不代表拍出來的照片品質會更好,拼命衝高畫素,說穿了不過是商人掏空使用者口袋的花招罷了。

那麼高的畫素要塞在比姆指指甲還小的感光元件中,照片品質不但不會更好,反而會讓畫質低落。

用手機拍照也不全然是一無是處,至少輕巧、方便,隨時隨地都能記錄生活中的偶然,這點就是數位相機所不及的。

等車殺時間,聽音樂、看影片、玩遊戲、盯股市行情、上FB按讚鬼扯……都可以看出現代人零零碎碎的時間很多,手機平板正好可以填補這些生命中的縫隙。

眼睛乾澀、頸部酸痛可以說是低頭族的通病,不到四十歲就老花眼的大有人在,電腦、手機說是二十一世紀文明病的病灶也不為過。

在拍照的過程中,被攝體和攝影者之間有一種看不見的感應存在,這種無形的感應經由相機或行動裝置,攝影者將之具體化呈現出來,就是數位檔案或照片。

有此認知,便知相機或手機是連繫被攝體和攝影者之間的工具,至於使用這些工具的熟練度及表現這種感應的技巧,則為另一話題矣。

撥打電話給遠方的親友,最讓人沮喪的莫過於傳來一句:『對方沒有應答。』人和人之間斷了線,造成悵然若失的感覺。

同樣的,被攝體和攝影者之間的感應消失了,那麼拍出來的影像味如嚼蠟,最後總落得丟入「垃圾桶」的悲慘下場。




手機攝影近年來做為蒐證之用途,也時有所聞。前陣子老師在課堂內體罰學生及用侮辱產言詞罵學生,都被學生用手機的錄影功能全都錄,PO上網。

手機攝影的隱密性較數位相機來得優,「」拍也是有正反兩極化的爭論。在人潮擁擠的公共場合,愈來愈多『好色之徒』利用它來偷拍女性隱私處,讓人防不勝防。

今日在博物館聽課,一位女同學就在服務員看不到的角落,拿著手機對展覽作品拼命拍,這種偷偷摸摸的拍,得到了什麼呢?

我思考了片刻,得到一種可能性:拍照本身就隱藏了 『窺視』的意思在其中,偷拍滿足了心理窺探的渴
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