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捕捉瞬間的感動



 ★ 年味 ★



過年的味道一年薄似一年。絲毫無法在內心裡掀起期盼的漣漪。

或許是家裡經濟情況比幼年時好太多,也或許是時空背景相差五十年所造成的落差。

國小時,年前總是看著祖母和母親在廚房忙進忙出,小小的廚房兩個女人已經夠擁擠了,哪容得下我這個好奇的小鬼在裡頭礙手礙腳?

我喜歡坐在廚房外頭,看著窗戶冒出蒸祼的白煙和屋頂煙囪噴出的黑煙在空氣中互相追逐。

我也喜歡看父親爬上屋頂通煙囪的情景,每當大灶裡的火燒不旺時,便是父親在屋頂大顯身手的時候。

他拿一根長長的竹竿,一頭綁一團布,他就拿這支長竿子往煙囪內一上一下地攪動,把累積在煙囪內壁的積炭灰推掉,讓煙囪通氣的面積加大,這樣灶火又可以燒得更旺。

小時候曾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長大後可以像父親一樣神勇,爬上屋頂幫母親清煙囪,不過這個夢想是不會實現了,因為十一歲時,搬離農林公司舊宿舍後,就再也沒住過有煙囪的房子了。

廚房是女人的戰場,男人呢?

除了打掃屋裡屋外,推石磨磨米漿也是他們的重要工作。推著沈重的石磨,把米和水倒入石磨上頭的小孔,父親和叔叔一前一後推轉石磨,米漿就流出來。

這些米漿就是祖母做菜頭粿和發粿的材料。

我最喜歡吃祖母的年糕和菜頭糕,祖母像個魔法阿嬤,平凡的米漿水,經過她的魔法,就變出一塊一塊又香又濃的菜頭粿、發粿,吃在嘴裡充滿濃濃的年味,一輩子都忘不了。

我不喜歡湊熱鬧,今年過年前突然心血來潮,帶了相機到迪化街逛了一下,正好有郵局的郵差寶寶出現,一位小朋友的媽媽興奮的不得了,趕緊把小孩推過去和郵差寶寶合照。

小朋友笑得很靦腆,機械似的擺出剪刀手讓媽媽拍照。

對我而言,童年的記憶逐漸飄遠模糊了,年味也淡了,淡如白開水。

恭喜發財



據新聞報導,今年至今一個月,台灣刮刮樂彩券已賣出300億元,這個數字極為驚人,平均一天賣出10億元的彩券,令人不敢相信台灣人一天到晚喊窮,民生困苦的消息不斷地出現在媒體版面上,真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中國人習慣在新年期間,互道『恭喜發財』。

如果能發筆小財,除了增添過年喜氣之外,對生活也不無小補,市井小民平日省吃儉用,到了過年也該花點錢給自己快樂一下,如果再加點刺激那就更好了。

彩券的推出正是符合小老百姓的這種心態和期望。

刮刮樂彩券會熱賣,應和彩券發行銀行的行銷手法有極大的關連。

每天不斷傳出有人中了十萬、百萬乃至千萬元的消息,看別人中大獎,自己心裡也癢癢的,難道別人有狗尿運,自己沒有嗎?

於是抱著剛才領到的年終獎金,便直奔彩券行而去,去試試自己的手氣。

幾萬張彩券中,只有一至三個百萬大獎,要刮中百萬大獎,雖不能說比登天還難,但也差不多了。本人頭尖尖,不論是抽獎摸彩或是樂透彩券都很少中最低獎項,還是把錢存起來,買顆大三元的神鏡比較實在。

你累了嗎?



歲月無情,在每個人身上留下有形與無形的刻痕,體力衰退、膝蓋無力、抵抗力減弱、各種病痛接踵而至,最後生命劃下休止符。

照片中的阿嬤走累了,坐在路邊的石墩上閉著雙眼休息片刻,背後揹著好大的一個背包,手上還提著一個不小的紙袋。

好奇的是背後的大背包裡到底放些什麼,生命中的重擔何時才能擺脫?

生老病死,連佛陀都無法參破,更何況是我們凡人?

唯有在有生之年,活得自在,活得有尊嚴才有價值。





』這個字很有趣,正反兩面的意義都有。

怨氣、怨恨、怨天尤人、怨聲載道……都是反面不好的。

任勞任怨,卻又是稱讚別人的正面語詞。

近年台灣人則是反面遠多於正面,景氣不佳,收入減少是主因,另外抗壓性不如三十年前的人,遇事不順則反彈,反彈又無處宣洩,便怨聲四起矣。

§ 多光源的困惑 §



這在高雄西子灣附近鼓山渡輪碼頭邊拍的。

當時天色漸暗,附近的燈都亮了,有黃色的路燈;有供行人和自行車走的天橋上的超強白色日光燈和美化港邊的各色灯管發出的五彩燈……。

雖然現在數位相機的自動白平衡都很準,但碰到現場複雜的光源,卻沒輒了。:-(

在這種情況下拍出來的照片的顏色,和眼睛看到的相差甚多。

複雜光源的情況,最常出現在大型演唱會或舞台表演等場合。

自己很少有機會去拍上述的場合,所以碰到這種情形,可說是束手無策了。

平常幾乎不拍RAW檔的我,不知用RAW檔拍出的照片,再進電腦調整,情況會不會正常?以後有機會再試試。

或許網路上有高手提出解決的方法也說不定,去Google囉^^

櫻花樹上的過動兒—綠繡眼

最近一個月台灣各地櫻花紛紛綻放,樹上最常見的鳥兒就是不斷跳來跳去的綠繡眼。



這種鳥兒小巧可愛又好動,很像寵物狗吉娃娃,一直動個不停,在櫻花樹上跳來跳去,相機鏡頭捕捉不易。

拍綠繡眼和拍五色鳥的方式不太一樣,拍五色鳥只要選個好的構圖位置,放好腳架,擺上相機,用以逸待勞的方式等成鳥回巢,猛按快門線,讓相機高速連拍,亂槍打鳥,總會拍到不錯的『』照。

綠繡眼生性好動,個兒又小,如果用上述的方法,不是很理想。

對付這種動來動去的小傢伙,本人的經驗是手持相機,和牠打游擊戰最理想。

手上的兵器如果太重不但不好使,而且需練就一雙鐵臂,否則一天和牠厮殺下來,手臂可吃不消。

近兩三年很夯的微單眼(輕單眼、無反相機)是很好的選擇,機身重量比全片幅單眼或APS-C單眼相機要輕將近一半,體力的負担減輕不少。

當然相機的高速連拍的能力很重要,如果連拍速度不夠快,恐怕只能望鳥興嘆了。(別跟我說,你用小傻瓜相機曾拍到很棒的綠繡眼照片,那是你運氣好!)

再來就是鏡頭了,好的鏡頭解析力佳,成像銳利,拍出來的綠繡眼隻隻清晰到令人驚艷,當然一分錢一分貨,畫質愈佳,價錢也不親民矣。

鏡頭的焦段當然是愈長愈好,俗話說的好:『一寸長一寸強。』拍櫻花樹上的過動兒300mm的鏡頭恐怕都太短,如果有600mm以上最好。

不過600mm以上的鏡頭畫質要好,價錢也不便宜,反正玩攝影本來就是在燒錢,所以有人說:『攝影的世界是一個《錢井深》的世界。』一點也不為過。

拍鳥達人的攝影器材不但價格不斐,重量也不是普通的輕,不小心掉下來絕對可以把腳砸傷。本人身材瘦小,手無縛雞之力,扛不起這樣的重裝備,只好退而求其次。

買一部新台幣不到二萬元的長焦段類單眼—Panasonic的FZ-200做為打鳥的工具(鄭重發誓本人絕不是Panasonic的員工),這部相機光學變焦到600mm,拍櫻花樹上的綠繡眼勉強夠,要拍天上的大冠鷲當然不行。

連拍速度不錯,對焦速度普普,至於畫質嘛,嘿嘿,看我的相簿那些『鳥』照片便知。(縮圖唬人也唬得過去就是)



迷人的光影



不管是自然光或人造光,對攝影來說,都非常重要。

可以說「沒有光線就沒有攝影」。

有光線就會造成受光面和背光面,受光面明亮,細節清晰;背光面較暗,甚至全黑,細節可能若隱若現,也可能什麼都看不見。

這種亮和暗所造成的反差,視現場環境的光線強弱而定,反差大,給人強烈的感覺,反之則和緩。

強烈的視覺感受,有震憾、壯烈、張力強的感覺;反差小,則會有平緩、壓力小、溫馨的感覺。

有了光線就會有陰影,常拍照的人都知道早晨九點以前,下午四點以後的陽光較和緩,較斜,出現的光影較溫暖,反差也較小,是比較適合拍照的時間。

中午日正當中,陽光從頭頂直劈而下,除了反差大之外,也會在人臉上造成難看的陰影,一般來說,拍人像要避開正午時段。

適當的光影非常迷人,上面這張照片是在早上八點左右拍的。

學校跑道旁的樹蔭下,恰巧有一台無人坐的輪椅,光線斜射造成輪子部份的影子和樹葉的影子交錯,非常漂亮迷人。

車子的主人在哪?

可能正在附近某處,努力做著復健吧。

加油!車子的主人。



攝影的樂趣



做一種自願性的工作,會從中得到許多旁人無法體會的樂趣。

喜歡集郵的人,會把堆積如山的集郵冊,有空就拿出來從頭到尾端倪一整天。

喜歡下棋的人,沒有手談對手時,會一手捧著棋譜,一手拿著棋子在棋盤上擺譜,就算已過了吃飯時間也不自覺。

有一位朋友的兒子,喜歡收集與眾不同的手錶,他把收集來的上百支錶放在幾個007手提箱裡,星期天不上班時,他就把這些寶貝拿出來,一支一支小心翼翼地擦拭一遍,再整整齊齊地放回原處。

玩攝影的人也可以分成很多不同的類型。

有的對攝影器材有興趣,他們會去蒐集老相機和老鏡頭,這些人對這些相機、鏡頭的歷史源流、特色如數家珍。

有的對相機、鏡頭的畫質特別有研究,哪隻鏡頭特別銳利,哪隻鏡頭散景特別夢幻,哪隻鏡頭解析度特別好……,這些數據他們瞭若指掌。

有的對萊卡相機和鏡頭特別著迷,拼命賺錢就只為了把夢幻的萊卡器材及配件一一收入自己的收藏版圖中。

有的人喜好拍正妹,除了閒睱之餘會把拍過的美女糖水照SHOW出來自我陶醉一番外,也會以擁有幾支夢幻人像鏡頭而自豪。(這些人是各類有Show girl 展場的常客)

喜歡拍鳥類生態者,會不惜重金購入畫質佳、對焦快狠準、連拍速度快如機槍掃射的高檔相機,以及奇重無比,畫質銳利的大炮鏡頭,和穩如泰山,重如鉛塊的打鳥腳架,每有閒睱便扛著這些重量級的武器,上山下海,無怨無悔地出門拍照去。

這些打鳥的攝友們,每次看到自己拍到美美的「」照片,所流的汗水和身體的疲累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一切攏是為了鳥啦^^)

踏入攝影的花花世界裡,也逾十年了,防潮箱裡的器材也不斷擴充,但就像女人的衣櫃永遠少一件衣服一樣,沒有滿足的一天。

個人拍照重內容而不重畫質,重感覺而不重華麗夢幻,所以防潮箱裡沒有萊卡、蔡司之類的機皇鏡王之類的高檔裝備。

我喜歡輕鬆出門隨便遊走,經常包包裡,只有一台輕單眼或類單眼(龜毛的器材控者請不要挑我毛病說,相機根本沒有類單眼這種名詞)、一瓶水和一本書便出門。

有時連微單眼都懶得帶,一台小DC(傻瓜數位相機)放口袋內,無目的地在市區內散步,隨手拍,趣味無窮。

一天內能拍到幾張自我感覺良好的照片(不敢稱之為『作品』,說作品太沉重)便覺得今天收穫滿滿。

對我而言,攝影的樂趣在於《輕鬆無負擔拍到讓自己會心一笑的照片》。



黑白照



最近常拍黑白的照片。

少了顏色的干擾,人的觀看方式會更單純。

少了顏色的牽引,人的觀看情感會更平穩。

照片少了顏色,只剩下黑、白與灰階,觀看者會更專注找尋影像中的焦點,也會更集中心力來探索拍攝者到底想表達什麼。

相較於傳統底片黑白照,數位黑白似乎單薄了些,以酒香來比喻(本人不喝酒),傳統底片就像陳年好酒,酒香沉穩而遠;而數位黑白就像新酒,猶帶有絲毫的嗆味,飄忽不定的感覺。

無法回頭了。

沒了即拍即看,就算防潮箱裡的Nikon F80 還頭好壯壯,也無法拍得順手,對於看不到的快門結果,總有那麼點牽掛,連帶的也影響了下一次快門前的思考。

強烈的黑白反差,給人張力與震憾,這是我喜歡拍黑白的原因之一。

但內容空洞,言之無物也是平庸吧。

小心!有人在看著你



捷運站裡的裝置藝術。

這幾年台北街頭的裝置藝術愈來愈多,尤其捷運站裡更常見。

這是好現象,當一個社會從只求溫飽的農業社會,提升到追求精神層面多元發展的社會,藝術便成了人們的精神糧食。

從正經八百的博物館、美術館到深入居民身邊的各種藝術作品、裝置,藝術不再是只有少數稟質怪異的藝術家的專利品,藝術變得更親民、更大眾化,當然這和一般國民藝術修養的提昇大有關係。

上面這張照片是在捷運站拍的,饒富趣味。

活動的液晶牆上,一張中年男子的面孔正注視著進出捷運站的行人。

這張臉每隔幾分鐘便換不同的表情,經過這裡的民眾總免不了多看他兩眼,甚至有的更佇足觀看片刻,對這個裝置討論紛紛。

在我們周遭不時有一些眼睛在看著我們,以台北市為例,街頭巷尾裝了數千具監視器,所有的市民幾乎無所遁形。

不可否認的,這些監視器對治安和交通事故責任釐清很有用,但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也都被錄下來了。

不只這些被固定在柱子上的,另外還有一些賺取檢舉獎金的撿舉達人,也帶著活動的錄影機或行車記錄器,隨時隨地拍下違法市民的一舉一動。

換句話說,每個人只要踏出家門,便開始被監視了。人幾乎沒有隱私權。

說不定哪天你在街頭偷偷挖鼻屎,或坐在公園椅子上打盹流口水的的糗樣都出現在監視器的螢幕上呢。



攝影隨便談(一)尺寸先決?腦袋先決?



剛踏入攝影的世界,最先學到的兩個專有名詞是,『光圈先決』和『快門先決

腦筋動得快的人,馬上就丟出「正妹先決」、「畫質先決」、「器材先決」、「腦袋先決」之類有趣的聯想詞。

實在很佩服SONY這家世界大廠,不論在3C、家電方面一直都站在領先的地位,而且不斷有新的點子、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產品出現在世人眼前,相對的同樣是世界大廠的竸爭對手松下公司(Panasonic)就顯得保守許多。

SONY在數位相機生產廠商中,原屬於後段班,幼幼班(錄影機除外),但是併購了美樂達和柯尼卡等知名廠商後,在數位相機的領域中異軍突起。

SONY在數位相機生產廠商中,能在百年大廠CANON和NIKON之後坐穩第三名,除了背後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支撐外,眼光放遠,創意高人一等是功不可沒主要原因。

上面這張照片是該公司在台北街頭豎立的一面廣告大看板。

要了解數位相機的感光元件大小比例,請看下圖:



35mm full frame—相當傳統相機底片大小,約36x24mm,現在慣稱為「全片幅」相機,如nikon的D800、D610,Canon的5D3 Mark Ⅲ、6D,SONY的A7、A7R等皆是。

APS-C—約24x16mm,如Nikon的d7100、Pentax的K3、Sony的nex系列等皆是。

APS-C—約22.3X14.9mm,如Canon的70D、650D等皆是。

Four Thirds System—約17.3x13mm,Panasonic和Oiympus的數位相機皆是此類。

*至於更小的1/1.7吋、1/2.5吋,則是一般消費型數位相機採用的感光元件。

理論上感光元件愈大,愈容易產生淺景深、可用ISO更高、畫質會較好。

請注意這只是理論上,影響畫質的因素,除了感光元件外,畫素多寡,高ISO雜訊的處理能力和鏡頭的解析力也佔了重要的因素。

購買相機的著眼點因人而異,有『外貌協會』的,只重視相機的外型;有『功能至上』者,因自己常拍的主題,而選合乎自己需要的相機;有『品牌情結』者,某個品牌的相機優先考慮,某一廠牌的絕不列入考慮;也有感光元件『尺寸先決』者,非全片幅單眼不用。

SONY真的是一家走在世界前端的先驅,它首創APS-C片幅的微單眼相機,又在大家引頸企盼下率先推出全片幅的微單眼相機A7、A7R,不但創下了話題,也讓百年老店的NIKON和CANON開始注意相機的版圖不斷被SONY蠶食的現象。

最近在01攝影論壇出現一篇題目『不使用全幅相機的原因』引起熱烈口水戰,非常精彩: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257&t=3831011&m=f&r=9&last=49366434

感光元件的大小,影響最大的是鏡頭的大小,感光元件大,鏡頭就小不下來,我們可以發現,SONY的微單眼裝上鏡頭後,顯得很不協調。

在這方面M4/3系統的Panasonic和Olympus的微單眼相機,在重量和畫質的搭配就很平衡。

這兩年使用m4/3系統微單眼相機的使用者,除了女性多以外,男性使用者也愈來愈多,原因無他,誰想要揹著重如磚塊的攝影器材去旅行呢?尤其當自己年紀一年比一年大,而體力一年比一年差的時候,微單眼是值得考慮的記錄生活的工具。

有好內容的攝影作品,畫質、器材似乎不是那麼重要,試想,我們拿頂級的進口畫筆和顏料,而莫內、畢卡索用的是台灣製的普通畫筆和顏料,我們會畫得比他們好嗎?

結論是:『腦袋先決』比感光元件『尺寸先決』重要的多。

拍照樂.樂拍照



一位酷酷的老師,一群充滿攝影熱情的學生。

台灣大學的流蘇在四月天盛開,攝影老師認真地指導學生如何把流蘇花拍得美美的。

流蘇很難拍好,花瓣雪白細條狀,要拍的夢幻,拍的特別,的確要費一番功夫。

測光不難,點測光「測白加光,測黑減光」,攝影課有在聽的同學都懂。

取景該用加法還是減法,就得傷點腦筋,這個沒有師父,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靠自己。』

美學感受,藝術修養全憑自己造詣,旁人幫不上忙。

拍的好或不好,都不重要,自己快樂就好,不一定每個人都要成為大師,能拿著相機快樂拍,享受攝影的樂趣才重要。



■ 浮雲人生的無奈 ■




天上浮雲和羽毛一樣隨風飄盪,顏回以浮雲明志,對功名利碌嗤之以鼻。

但有多少人能如是觀?

沉重的歷史包袱,壓在中國人的背上,想要如浮雲一樣灑脫,多少人能夠做到?

在前仆後繼的人生道路上,能夠停下腳步,重新審視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的智者哲人,也是痛苦萬分。

一個藝術家想在十三億人中出類拔萃,何其艱辛?當他站到山之巔時,雖然讚譽掌聲不斷,但也已遍體鱗傷。

回頭檢視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開始對人生產生了種種疑惑,不由得悲從中來。



蔡志松,中國年輕一輩傑出的雕塑藝術家。

……所謂的"理想"與"價值"推崇的無非是一條追求成功,滿足"自我"的人生道路。

……一些人在被誤導的價值觀引導下,把無常當作永恆、把痛苦當作快樂,不惜生命與外界爭鬥,即便得到了短暫的利益,但縱觀其軌跡,只不過是一連串的喜悲交替罷了。

……人們總是依著邏輯關聯來判斷未來事物,因此奮鬥與理想總是背道而馳。

……人類的歷史在我看來就是無數個生命體不斷掙扎的一幅悲欣交集的長卷。

以上摘自蔡志松2005年12月寫於北京之『無奈』一文。





拍鳥與釣魚



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拍鳥?好友問道。

拍鳥和釣魚有很多相似之處。

鳥藏在林子內,高樹上;魚躲在水底。

拍鳥人和釣魚者都要遠離塵囂,在大自然和鳥魚鬥智。

拍鳥人和釣魚者大都具有沈穩靜默的個性,嘰嘰喳喳容易把鳥、魚嚇跑。

拍鳥和釣魚都需要好眼力,林子裡枝葉間輕微的風吹草動都要看仔細;同樣的水面上浮標似有似無的上下,魚兒是否在偷吃魚餌也要明察秋毫。

公園裡的鳥兒多是麻雀、綠繡眼之類的小咖;小溪池溏裡少有大鮫。

愈往高山峻嶺,鷹鷲之類的空中霸王才現蹤跡;大海大湖才見肥碩大魚。

不管是拍鳥或是釣魚,都需要極大的耐性,寂寞難免。缺乏耐性者,摃龜的機率非常大,久而久之便興趣缺缺。

拍鳥釣魚最大的樂趣,不在獵物的大小,而在於和魚鳥鬥智的過程中,有所斬獲的成就感。

下方這張兩隻小麻雀似乎在對話,快門機會稍縱即逝,能捕捉到精彩的一剎那,心滿意足矣。



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苑裡老街的一扇門。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Robert.Capa,1913-1954)曾說過一句名言:


如果你的照片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

一張攝影作品要吸引人,有很多條件:

題材獨特、構圖嚴謹、意境優美、寓意深遠、具有時代性、內容感人、張力十足……等等。

把過多的元素放進畫面中是很多人常見的毛病,也因此使得整張作品雜亂異常,讓人找不到焦點所在。

賴吉欽老師曾說過:「當你要按下快門時,要先思考現在拍的是一張照片,還是一張作品。」

一位郎靜山大師的關門弟子(忘了其姓名,真糟糕XD)也曾說過:「照片不等於作品。」

上頭那張照片充其量只能說是一張『記錄照片』,它只是在告訴觀賞者這個地方是什麼地方而已。

卡帕所謂的『靠得不夠近』,不單單只是叫攝影者要前進幾步按快門而已,他的本意應該是告訴我們,畫面中不宜放入過多不相干的東西,來干擾觀者的視線。

攝影是一種「
減法」藝術,主題明確,畫面單純才不會迷惑觀賞者,但是過於簡單,變成「大頭照」則是過猶不及了。

要簡潔得恰到好處,就是攝影者的功力所在。

再看下面這張,同一個場面:



剩下一扇不完整的門,門匾不入鏡,上方的紅色春聯文字只留下一半,因為這些都不重要,陽光造成門環和門閂陰影的極大反差才是焦點所在。

斑駁的門板、生銹的門環正在訴說老街古老的故事,屋子的主人歷經多次更迭,世事浮雲讓人不勝唏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