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5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觀景窗裡的世界

 所為荷事,荷去荷從

什麼時候開始拍荷花,已記不得了。

荷花即蓮花,但荷花不是睡蓮,很多人分不清楚。

荷花和睡蓮同屬,但不同科,就像表兄弟一樣。最簡單的分辨方式有二:

1.睡蓮的葉子有一道V字形缺口,荷花則無。

2.睡蓮的葉片平躺於水面上,而荷花的葉子則高高挺立於水上。

宋人周敦頤有『愛蓮說』一文,把蓮花比喻成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周先生所說的蓮花是睡蓮抑或是荷花,二者皆有可能,因睡蓮和荷花都生長在爛泥巴裡,而它們的花朵都潔淨高貴,有君子之風。



↑很明顯可看出睡蓮的葉片有一個V形的缺口

寓所距台北植物園走路約十來分鐘,得地利之便,閒來無事相機一拎,便到荷花池報到,散步運動攝影休閒一舉數得,羨煞多少同學好友。



↑ 廣角鏡可拍出蓮葉何田田的美景

台北植物園荷花池在博愛特區、南海學園、歷史博物館環抱之中,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加上園內樹木花卉種類甚多,鳥語花香,文藝氣息濃厚,是其他拍荷花景點所不及也。

拍荷花最好時間在清晨,初升的陽光溫潤可人,晨光輕撫在初綻的荷花花瓣上,展現少女無邪的嬌態,很是迷人。



清爽宜人的涼風猶如一雙情人溫柔的手,輕輕拂過荷花池,池裡剛睡醒的花朵,擺動曼妙的身段,笑臉迎人地歡迎早起的攝影痴呆人。



↑ 白色的荷花搖曳生姿,宛如少女曼妙的姿態

紅白蓮花開共塘,兩般顏色一般香。恰如漢殿三千女,半是濃妝半淡妝。』(南宋詩人楊萬里.蓮花)

白蓮是淡妝,那麼濃妝就是紅蓮囉。



↑ 輕抹胭脂的紅蓮明艷動人,人見人愛



↑ 在溫潤的晨光加持下,更是閃閃動人,怪不得那麼多的「色」友一大早起就往荷花池報到

荷花池池寬廣水又深,長鏡頭這時便派上用場,變焦尤佳,進可攻退可守,加上長鏡頭有壓縮前後景的效果,拍荷花甚為方便好用。



↑ 背景虚化,主角突出是拍荷花的基本拍法。



↑ 前景當然也可虚化,長鏡頭的妙處由此可見。



↑ 來張大頭照,招蜂引蝶更添雅趣。



↑ 低角度往上拍荷花,是另一種常見的拍法。以藍天為背景,更能凸顯紅蓮的美麗,這時有翻轉液晶螢幕的相機就很好用了。

有仰拍,當然就有由上往下的俯拍了,此時蓮心畢露,可看到荷花美麗的另一面。



↑ 鮮黃的荷心和周遭的紅色搭配,又是一種和諧的色調,從整株荷花紅、黃、綠巧妙的配色,不由得讚嘆老天真是超級棒的調色藝術家。

有時候站在池邊良久,不知怎麼拍才好,此時不妨蹲下來,在雜亂的枝葉縫隙中找尋不敢出頭害羞的花兒,或許會有驚喜的收穫。





↑  有時攝影和人生有很多相似之處。當我們身處困頓絕望之境,放下身段,換個角度思考,或許會峰迴路轉,收到意想不到的結果。就像這朵美麗的紅蓮,如果不蹲下身子,根本無法發現她的存在。

晴天的荷花明艷動人,那麼雨天呢?



↑ 晶螢的水珠有如情人的眼淚,令人又憐又愛。誰說雨天不是拍照天?

在此呼籲喜歡在荷花上噴水的朋友們,不要再噴水了,須知晴天噴在花瓣或葉片上的水珠,就像凸透鏡一般,聚集陽光會燒傷美麗的荷花哦。

在荷花池這個舞台上,主角蓮花的表現當然亮眼精彩,至於其他的配角也不遑多讓,請看他們的表現:



↑ 顧影自憐,我見猶憐



↑ 荷葉也來個變裝秀



↑ 彩衣盡褪,原來是外星人?



↑ 外星人的愛心?



↑ 踩花賊!



↑ 荷塘小舟無人渡,唯有明珠來相伴



↑ 紅蜻蜓飛累了,也來小憩一下

荷花池舞台上的演員們賣力演出,那麼台下的觀眾有哪些人呢?

最多的是拿著各式各樣相機、手機的好攝客。他們記錄眼前的美景,回家在電腦螢幕上慢慢欣賞,自得其樂。



其次是用眼睛當鏡頭,用大腦當記憶卡的騷人雅士。他們駐足池畔,詠嘆自然之美,為每年的荷花季留下深刻的印象。

還有少數幾個用畫紙和筆把荷花季的美景記錄下來。



↑ 素描



↑ 油畫



↑ 水彩

提到畫荷就不得不提到學長許忠英老師。他以水彩渲染的技巧融合了中國水墨畫的意境,畫出荷花飄逸夢幻之美,令人嘆為觀止,是目前國內畫荷的佼佼者。

許忠英的部落格:http://blog.xuite.net/hsuchungyin/twblog

2014荷花季寫於台北寓所

博物館美學的視角

我喜歡攝影。

也喜歡逛博物館、美術館看展覽。

這兩樣興趣有共通處也有相異之處:

攝影和看展覽都需要靜下心來,才能有所得。

不同的是,攝影是把自己的想法和美感表現在作品裡;而看展覽則是把別人的想法和美感放進腦袋裡。



為了不影響其他參觀者的心情及保護藝術家的原創藝術所有權,台灣的博物館、美術館大都不開放參觀者在館內攝影。

這種情況近來稍有改進,例如台北市立美術館最近就開放攝影。

在歐美大部份的美術館,只要不開閃光燈、不影響其他參觀者,都不禁止在館內拍照。



在館內只對著展覽作品攝影,個人是覺得不妥也沒什麼意義。

把別人展出的作品拍下來,拍得再好也不是自己的作品,這樣的一張照片帶回家去觀賞有何意義呢?

再說如果把這張照片放上網路,供其他人觀看,是不是侵犯了原作者的智慧財產權呢?



↑ 兩名日本遊客在喜歡的作品前拍照留念(國父紀念館.國際粉彩畫展)

不拍展覽的藝術品,那麼拍什麼呢?

拍氣氛、拍感覺、拍創意。



↑ 高反差的展場一角,透出一股神秘、詭譎的氛圍。(北美館.未明的城市)



↑ 美術館裡靜到彷彿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聽得見,在充滿藝術氣氛的世界裡,好像只有我一人存在。(北美館.徐冰)



↑ 半圓弧的優美線條正好突顯焦點中的人物,她是照片中的焦點,她在看什麼呢?



這是張饒富趣味性的作品,宋人甲在宋人乙的耳邊小聲說:「兄弟,她在看你耶!」(當代藝術館.蔡志松雕塑展)

下面這張也很有趣:



↑ 宋朝仕女揚起水袖對正在拍她的觀眾說:『妳還拍?打妳哦!』(當代藝術館.蔡志松雕塑展)



↑ 『哇,好閃!』(蔡志松雕塑展)

結論:

* 在允許拍照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內,不要有想要把藝術家的作品拍回家欣賞的想法,花點錢買一本導覽手冊或藝術家的作品集,除了給藝術家鼓勵外,完整的介紹也可以讓我們更深入瞭解這位藝術家。

* 在參觀的同時,也不要忘了一閃即逝的瞬間,從各個角度去觀察,一定可以找出很多別人視而不見的特殊視角。

2014.06.04 寫於萬華家中

加法與減法

有人說,『攝影是減法的藝術』。

也有人說,『攝影是加法的藝術』。

這裡說的不是數學問題,而是攝影美學從不同的方向去思考的結論。

『攝影是減法的藝術』,意思是在構圖時,要精簡,把會干擾主題、和主題無關的雜物去除,簡單的說就是「去蕪存菁」。



↑ 這張只取蓮花的部份來拍,那為什麼不拍整朵荷花呢?

因為其他的地方不美,如果整朵都拍進來,就不好看了。

使用變焦鏡頭的好處在於,從觀景窗裡可以看到在各種不同的焦段,畫面會呈現怎樣的結果。

再看一個例子:



↑ 這張鳥照其實拍得不好,問題出在右下角那叢模糊的花,畫面中的焦點是站在枝頭上的綠繡眼,可是觀賞者的視線會在綠繡眼和右下方的花之間來回游移,這是干擾主題的好例子。

那麼該如何構圖呢?



↑ 換成直幅拍,就可避免上圖的缺失了。畫面的焦點更集中了干擾的元素不見了,整張作品更緊湊、可看性提高了。

個人很喜歡這張作品,嘴巴含著花朵的果粒的綠繡眼,又看到迎面來的蜜蜂,滿臉狐疑地似乎正在考慮要不要放棄嘴裡的美食,而去追捕更好吃的美食?

畫面左方的三條直線該不該存在?

個人認為這三條直線的存在,有加分的效果。因為它中和了美人蕉葉緣過柔的弧線。

既然攝影的減法可以讓作品更有可看性,那麼『加法』豈不是矛盾?

請看下面的例子:



↑ 農禪寺這道牆美到不行,一眼望去禪思充滿其中,和宗教博物館入口處的生命走廊有同工異曲之妙。

再看下面這張照片:



同樣的地方,不同的是把水邊漂亮的建築加進來,氣勢宏大的雲層、水中的倒影、走道中的光影讓這張照片不再枯燥。

加法可以讓畫面不單調、枯燥,只要加進來的元素不干擾主體,加法的思考是不該被忽略的。

最後再看一個例子:



↑ 這朵荷花的大頭照已經很夢幻了,那麼來了一隻蜜蜂,有加分的效果,還是破壞畫面呢?

失控的快門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257&t=4008741&r=3&last=51340113

https://tw.news.yahoo.com/%E6%89%AF-%E7%82%BA%E6%8B%8D%E6%AF%8D%E9%B3%A5%E8%82%B2%E9%9B%9B-%E9%8B%B8%E6%A8%B9%E6%9E%9D%E6%90%AC%E9%B3%A5%E5%B7%A2%E6%90%AD%E6%99%AF-023100135.html

數位相機由萌芽到今日的蓬勃不過短短十二、三年,即拍即看,立即分享是數位影像最吸引人的地方,我們有幸生活在這個多彩多姿的時代,何其幸福。

攝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輕鬆走,看到感動,馬上記錄下來,分享給家人、好朋友,把暫時的鬱悶丟到九霄雲外。

此外看到親友傳來歡樂的影像,給他按個「」,大家多個飯後茶餘的話題,拉近彼此的距離,這是古人無法享受到的生活樂趣。

但是美好的生活中,總有少數人無法預期的跳出來,做些讓人生厭的行為,在美麗協調的畫布上,塗上一筆敗筆,真是遺憾!

個人認為,手上拿著高檔的相機並不代表他就是專家達人,如果腦袋裡沒有時時記住對他人的尊重、對生態環境的愛心,那和人猿猩猩拿著單眼相機何異?

前陣子聽說有人在拍廟會時為了卡位大打出手,甚至腳架也拿來當攻擊的武器,內心真的好沈重,人性何其醜陋啊!

記得日本棒球明星鈴木一郎剛到美國打大聯盟時,看到美國球員休息時把棒球手套放在屁股下當椅子坐,有些人球沒打好,回到休息室把保護腦袋的頭盔猛摔在地,發洩心內的怒氣時,他頗不以為然。

他說,手套和頭盔是一個棒球選手最重要的伙伴,不知好好愛護它們,不配當一個職業棒球員。

同理,那些拿腳架打架的人,根本不配當一個攝影人。

泰戈爾詩:『成熟的麥穗總是低頭親吻他的母親 — 大地。

2014.08.17 萬華寓所

且慢,別急著按快門

美景當前,生怕如此美麗景色馬上會從眼前消失,狂按快門的情形屢見不鮮。

回到家放上電腦螢幕一看,才發現拍了一堆模糊的、構圖不佳的、顏色不對的、亮的一片慘白、白晰的美人變非洲人……,這些照片成了刪了心疼,不刪難過的雞肋照。

其實只要稍微下點功夫,這些缺失都可以避免的。

要拍照前先做哪些準備動作呢?

1. 現在ISO(感光度)要用多少?

感光度關係到快門速度的快慢,快門速度過慢易拍出手震模糊的照片,所以要適度的提高ISO,但過高的ISO又會產生難看的燥點,所以對手上的相機的可用ISO到多少,必須知道。

一般而言,輕便消費機(DC)堪用ISO可到800度,好點的可到1600;APS-C單眼相機堪用ISO可到1600-3200度;全片幅單眼相機可到6400度畫面都還很乾淨。

防止過高的感光度造成難看的燥點,在光線不足的場合,使用腳架+低感光度是拍出乾淨畫面最好的方法。

2.當前環境的白平衡對嗎?

光的顏色會影響到照片的色彩,白天陽光下,一般相機的自動白平衡都很準,但到了有灯光的場所或光源複雜的地方,自動白平衡就不管用了,這時就要試試相機內建的各種白平衡模式,如果還不行,就得自訂白平衡了。

白天有陽光時,白平衡度數大約是5500K,K數愈高,畫面會愈偏黃紅,反之K數愈低會偏藍,適度調整K數,讓畫面中的白色部份呈現原來的白色,就是正確的白平衡。

那麼白平衡正確就一定是好的嗎?

答案是:「不見得」。

例如在演唱會的現場,五顏六色的燈光在舞台四處打轉,探照灯忽強忽弱,這時要掌握正常的顏色真的有難度,不如把現場高high的氣氛拍出來比傷腦筋去思考如何調整正確的顏色重要。

3.需要光圈全開嗎?

光圈的大小,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景深的深淺。一般情況是,拍特寫時,要把光圈開大;拍風景就要小光圈。

大光圈景深淺,主體清楚,背景模糊,這樣主體就能突出。很多人會跳入單眼的不歸路,就是中了「淺景深」的毒,偏偏大光圈的鏡頭,一顆比一顆貴,所以有人就把「淺景深」戲稱為「錢井深」。

有次出國去玩,隊中有對情侶,男的拼命替女友拍照,在旁邊看了幾次,發現那男的幾乎都用最大光圈在拍他女朋友。

從液晶螢幕裡看,他真的把女友拍得好夢幻,美到不行,但背景漂亮的巴黎街景卻糊的快看不出這張照片是在哪拍的。

數年後再來檢視這些照片,可能得絞盡腦汁才猜得出是去哪兒玩拍的。

大光圈不是萬靈丹,適度的景深才是正道。

4.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角度多拍幾張

我們不是神人,不可能按一次快門就得到一張完美的作品。

所以面對美麗的景色、漂亮的花卉、昆蟲……要從不同的角度多去觀察,或仰拍,或俯拍,或正面,或側面,或拍橫幅,或拍直幅,或近,或遠,都要多拍幾張,再來選擇保留最好的一、兩張。

5.四處逛逛,找尋更佳視野

美景當前,攝影者容易一窩蜂狂拍,輸人不輸陣,結果大家拍的都一樣,就好像好不容易看到一件中意的衣服,結果一上街就「撞衫」一樣。

其實我們看到的,別人也看得到,想要拍出與眾不同的作品,最忌和別人搶拍。

此時不如周圍四處走走,從不同的高度、視角來創作,會有意想不到的作品出現喔。



6.注意邊邊角角,是否有不相干的東西入鏡

我們經常會把和主體無關的東西或不相干的路人甲路人乙帶入畫面裡,回家在電腦螢幕裡才發現這些缺失,只好裁切或利用軟體去除這些礙眼的人或物體。

與其事後花時間來切切抹抹,不如事先在觀景窗裡或螢幕上,檢查一下再按下快門,簡單又省事。



↑ 上面這張照片乍看之下沒什麼不妥,但邊邊角角檢查一下,就會發現左下角有個東西出現在畫面中,很突兀。只有裁切一下囉,如果在按下快門之前再仔細檢查一下,就省事多了。

7. 善用濾鏡功能,多了創意

現在數位相機不管是消費型(DC)或單眼相機內很多都內建有藝術濾鏡的功能。

這些內建的藝術濾鏡,可以使我們拍的照片以不同的風味呈現,有的加強明暗對比,讓照片更具張力;有的可以使照片以插畫的風格呈現,讓照片更有趣味性;有的粗顆粒黑白照片來呈現,讓作品好像從前用高感光度黑白底片一樣,別具韻味……。

各家相機內建的濾鏡效果都不相同,無法一一舉例,必須詳閱相機使用手冊,了解手中的相機具有哪些特異功能囉。

以下幾張用不同的濾鏡效果拍出來的:



↑ 粗顆粒黑白效果



↑ 插畫效果,一位獵人憑欄遠眺沱江和古城



↑OLYMPUS相機特有的 戲劇性效果,被人稱為「無恥濾鏡」


按快門是一種態度,一個決心和一種樂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