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5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憶永舜老師

從中部拍完阿勃勒回來,接獲退休聯誼會的通知:永舜老師走了……

那種震驚、難過的心情真的是筆墨無法形容。

初識

七十一年調到西園開學第一天教職員朝會,就看到他上台報告,忘了他報告哪些事項,但那比我的台灣國語還台灣的口音,倒是印象頗深。

因不是同學年的關係,平時在校內碰了面,禮貌性點點頭,道聲早,僅此而已。


民國八十年的一個沒有學生的週三下午 ,經過輔導室,看到永舜老師正在整理釣具,因好奇就走了進去。

「陳老師常去釣魚?」

「嗯。」他抬頭看了我一眼,又專心地擦拭手上的釣竿,釣竿在他的眼中就像一位美女般,讓他捨不得把目光移開。

「陳老師常去海釣還是溪釣?」

我對釣魚的知識到此為止,他再不理我的話,我大概只好識趣地走開了。

「都是溪釣啦,海釣比較危險哦。」講到釣魚的話題,他的眼睛就亮了起來,問道:「你呢?」

不能再胡扯下去了,乖乖承認自己從沒釣過魚囉。

「有興趣的話,星期六一起釣。」他開口邀約了,去見識也不錯,就這様請他從頭教起。

他帶我去買釣具,教我如何把釣竿、魚線、釣鈎結合,說起來簡單,其實處處是學問,失之亳厘,差之千里。

對我這個資質不高的學生,他倒是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地解說,甚至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他示範一個動作,我依樣畫葫蘆做一次。

第一次和他出去釣魚,好像是在桃園一處池塘,他教我如何試水深,浮標該綁在哪個位置最適當,如何觀察浮標的動靜判斷何時起竿是最佳時機……

雖然摃龜連連,不過第一次把魚釣上來的那種興奮莫名的感覺,真的很爽!

雖然進步緩慢,但第一次不是從市場買的魚帶回家炫耀,至今仍印象深刻。

師徒遠征羅東  夜戰群蚊

某個週末和師父各開一部車跑到羅東某條溪去釣魚,這條溪是永舜老師的秘密地點,他在前面領路,跟著他左彎右拐,繞得都頭昏了才到,叫我下次一個人來保證找不到。

魚很多,但技術不行,老師釣五條,我才勉強釣一尾上來,看他的魚簍裡魚兒擠來擠去熱鬧得不得了,我的只有兩條悠哉悠哉在裡頭繞圈。

師父看我成績不佳,抓了一把誘魚的餌料丟到我面前的溪中,希望把魚群引到我下竿的地方。

有師父的幫忙,成績才好轉,稍微有了點成就感。

天黑了師徒倆收拾收拾就開車到羅東車站附近,吃了晚餐,心想應打道回府了吧?

沒想到師父竟然說:「今晚睡車上,明天再釣。」

真不敢相信他的釣魚癮頭如此大,只好捨命陪君子,在車站旁的公用電話告訴老婆今天不回家了。

夏夜的蚊子特別多,車內又悶又熱,開了車窗,涼風是進來了,蚊子也跟著進來,整晚在耳際嗡嗡嗡,揮之不去,擾人睡眠;把窗關了,燠熱難眠,只好開冷氣睡覺。

車子總不能發動一整個晚上,只好等車內稍微涼下來,就把引擎關了。沒多久被熱醒了,再發動車子開冷氣,如此開開關關,一夜都沒睡好。

不知過多久,懵懵懂懂中有人在輕敲車窗,一看,原來是師父,看看手錶:才早上5:30!

他都不睡覺嗎?我心想。



我叫他師父,他也叫我師父

民國八十年代中期,台北市小學全面推行電腦化。我在下班後,為老師們開了幾堂電腦入門及教學應用的課,當時永舜老師也來聽了幾次。

從此在校內碰頭了,他就師父師父的叫我,害我很不好意思。

我們倆互稱對方為師父,學校同事覺得奇怪,後來才知道,他是我的『釣魚師父』,我是他的『電腦師父』。

師父是釣魚狂

某年暑假前,師父說他暑假裡有幾天會去嘉義水庫釣魚,問我要不要去?

因為沒去過,就和他約某一天的中午在嘉義車站碰頭。

約定的時間到了,果然看到師父在車站前等我,我們師徒倆就開著車子直奔嘉義水庫而去,半途停車師父買了兩個嘉義有名的火雞肉飯餐盒帶著。

到了目的地師父早就選好了絕佳位置等我來。

一邊吃便當一邊聊,才知師父已經在這裡釣了五天的魚。

五天耶!這五天他都沒回家,洗澡就在附近公廁外的洗手枱,趁晚上無人洗冷水澡,換洗的內衣褲就晾在車內,第二天就乾了。

那吃飯怎辦?

餓了有時就開車出去買便當,更有二天是買一條土司就混過去了。

天啊,竟然有人迷釣魚迷到這種程度!

師父簡直太瘋狂了,天下大概找不到第二個這樣的人。」當時我心裡想。

我和師父在水庫待了一天,我不時從童軍椅站起來,到處晃,師父則不動如山,坐在那兒,目不轉睛地盯著浮標,只有浮標往下沈,他才會有動作。

白色的釣線在半空拉出一條美麗的弧線,上鈎的魚兒在空中搖擺著身子,此時師父眼中閃爍出得意的眼神。

水庫邊的蚊子多的嚇人,一整個晚上沒什麼睡,正是『夜來巴掌聲,蚊子死多少。』最佳寫照。

第二天我向師父告別,我道行不夠,再回家磨練。

開學後,師父告訴我,我走後他又在那兒待了兩天

原來師父不敢搭飛機

某次暑假學校同事揪團去金門旅遊,有人告訴我:「你師父不去,因為他不敢坐飛機。」

我跑去找他,劈頭第一句話就說:「師父,金門水庫裡的魚很大哦。」

他半信半疑地看著我。

我以自己曾在金門服役一年的經歷拍胸脯保証金門的魚又肥又大。就這樣騙師父和大家一起去金門玩。

其實金門水庫儲存的水是戰備和民生用水,能不能釣魚我還真拿不準,都退伍快二十年了。

師父果真把釣具全塞在行李箱內,準備遠征金門。這讓我想起一個賣飲料的廣告:

一個拿著釣竿,鬍子翹翹的……』

在飛機上,我不時偷瞄師父,他就像老僧入定般緊閉雙眼,坐著不動直到下飛機。

金門之旅師父有沒有釣得成,我不知道,我不敢問,他也不說,就成了一輩子無解的謎。

不過有了這次的經驗,後來我曾和師父一起去星加坡、馬來西亞、九寨溝、黃龍等地旅行。

師徒黃龍攻頂  勇冠三軍

退休後和一群『老』同事一起去九寨溝、黃龍旅遊。

一般人從黃龍入口處起,邊走邊拍照片,所以每處美景地點都擠滿了人,想拍張沒有路人甲的照片都得等好久。

我和師父倆反其道而行,一路快步往上攻頂,到了山頂師父臉不紅氣不喘,少他十歲的我,自嘆不如。

黃龍山頂的喇嘛廟標高四千公尺,這時遊客多在半還在半途,人不多,我們在這裡到處走走,拍了一些照片便往山下走。

往山下的木便道正好和上山的便道遙遙相對,對面上山的人很多,我們這邊就少很多了,可以慢慢走,一面拍照,一面聊天,好不悠哉。

到了出口我們又休息了許久,同團的伙伴才一一下來,那年師父已年逾六十,體力還很好。我們買來以備萬一的紅景天和氧氣罐都用不上,最後都送給地陪了。

病魔纏身  擊倒硬漢

近兩三年師父受了糖尿病、肝硬化的拖累,忍痛把最愛的釣魚樂趣停了,在家休養,2013年6月我們的北疆之旅,他就放師母單飛,自己在家照顧孫子。

但是同年十月,學校退休同事到花東旅遊三天,他卻又出現在大家面前,看他的氣色還不錯,在花蓮過夜那個晚上,他還和大夥一起出去逛街。

在光復糖廠、瑞里他還和大家玩得很開心,看他精神那麼好,真替他高興。



↑ 左三為師父



↑ 師父夫妻高興地踩著三輪車

師父教了我哪些事

1. 釣魚的樂趣在於和魚鬥智,不是把魚釣回家煮來吃。師父釣魚結束後,一定把全部釣到的魚放回水中,他曾對我說:「想吃魚到市場買就有了。」

2. 沒有耐性的人是釣不好魚的。

3. 知己知彼。他曾說過,釣魚前要對眼前的魚池、溪流裡的魚事先了解一下,針對眼前的對手(魚)的習性來準備魚餌、工具等,才不會一無所獲。

天人永別  師徒緣盡

師父在離開這世上之前,突然反常地要去宜蘭一間曾住過的民宿住幾天,師母就訂房十天陪他去,聽她說,到第六天就情況危急,趕緊送回台北醫院,沒幾天就走了。

師父為人低調沈穩,又不失風趣,和他在一起感覺很自在又沒有壓力,是一位值得深交的好朋友。


別了,師父,希望你在另一個世界還是一樣,天天享受釣魚的樂趣。

2014.7月寫于台北寓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