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3月每日圖文(上)

● 2015.03.01



↑ 位於廣州街、昆明街和康定路之間的剝皮寮是目前台北市碩果僅存的清代街道建築,因日治時代被規劃為學校預定地,因禍得福得以保存下來。

金鞍美少年,去躍青驄馬。牽繫玉樓人,繡被春夜寒。

消息未歸來,寒食梨花謝。無處說相思,背面鞦韆下。


—— 晏幾道 . 生查子

看著美少年躍上千里馬而去,玉樓上的美人孤寂頓然而生,夜晚蓋的錦被因無人共眠而覺得寒意生。

寒食節將至,梨花謝了,都沒有歸來的消息,內心的思念無處訴說,只能獨自一人背向著鞦韆無心玩樂。

● 2015.03.02



↑ 再過三天便是元宵節,街頭許多糕餅麵包店開始出售元宵。元宵和台灣傳統的湯圓不同,差別在於元宵有包餡,而湯圓則無。

萬華三水街內靠近龍山寺捷運站有一家湯圓店他的鹹湯圓很有名,但我偏愛他的芝麻湯圓,一口咬下,芝麻的濃郁香味在口齒間四處流竄,這種享受無法形容。

關山魂夢長,塞雁音書少。兩鬢可憐青,只為相思老。

歸傍碧紗窗,說與人人道:「真箇別離難,不似相逢好。」


—— 晏幾道 . 生查子

關山阻隔路途遙遠,連作夢都無法到,塞外寄回的書信如此稀少,為了相思可憐頭髮漸白。

他回來時一定會倚靠著窗帘,告訴每個人:真是離別苦,不如相見快樂。

下片應是伊人自個兒的幻想,把自己內心的想像情境寫出來。

▲ 2015.03.03



↑ 仙人掌霸王鞭開的小花。看到巨大的霸王鞭上的小紅花,讓我想起西楚霸王項羽和虞姬的故事。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若奈何?


—— 項羽 . 垓下歌

西楚霸王項羽,英勇蓋世但剛愎自用,以致被劉邦漢軍圍於垓下,敗勢已定,一生最愛的女人虞姬隨侍在側,項羽擔心如果單獨突圍出去,丟下虞姬被擄不忍心,但帶著一個女人卻無法突圍而出。

正在苦惱時唱了這首歌,而虞姬也很聰明,一聽便知霸王進退兩難的困境,也舞了一曲回應,便自刎而死。

此時項羽沒了後顧之憂便突圍而出,逃到烏江卻不肯登上小船一人逃回故鄉,留下『無顏見江東父老』之名句,便在烏江畔自刎而死。

已故影星張國榮在電影「霸王別姬」中飾演虞姬一角,演技超棒。

簡單意譯如下:

我力氣大的可以把山都拔起,我的英雄氣勢天下無人能比,但時運卻不佳,連我的烏騅千里馬都不肯跑了。

鳥騅不肯跑我無可奈何,虞姬啊虞姬啊,妳說我應怎麼辦?

★ 2015.03.04



↑ 新北市新莊國民運動中心觀景樓,群鴿飛起的畫面

東風又作無情計,艷粉嬌紅吹滿地。碧樓簾影不遮愁,還似去年今日意。

誰知錯管春殘事,到處登臨曾費淚。此時金盞直須深,看盡落花能幾醉。


—— 晏幾道 . 木蘭花

此為傷春之作,文人雅士感性至極,或許說他是風花雪月,無病呻吟,但能看到落花滿地而落淚,亦是性情中人也。

東風無情把美麗的花朵吹落滿地,高樓簾子的影子亦無法遮住落花的愁意,和去年此時多麼相同。

誰知自己會為春殘的事而愁緒滿腹,不管走到哪裡都會為此落淚,這時只想要裝酒的金杯愈深愈好,看完落花就醉了,這樣才能免去悲傷。


● 2015.03.05(元宵節)



↑ 站在這麼多大紅燭前,心境特別寧靜,每一根紅燭代表信徒諸多的迷惘,菩薩點亮所有的蠟燭,照亮前方的路,讓眾生個個走得平順。

鞦韆院落重簾暮,彩筆閒來題繡戶。牆頭丹杏雨餘花,門外綠楊風後絮。

朝雲信斷知何處,應作襄王春夢去。紫騮認得舊游蹤,嘶過畫橋東畔路。


—— 晏幾道 . 木蘭花

隔著層層窗簾看著院子角落的鞦韆逐漸被暮色籠罩,閒來無事提筆門上題詩。雨後牆頭紅杏依舊,門外柳絮在風中飛舞著。

伊人音信全無不知去處,還是學學楚襄王到夢裡尋找吧。跨下紫色的馬兒彷彿認得舊時的地方,經過彩橋東邊的路時,仰頭大聲嘶叫起來。

上片寫的是當年和伊人相處的情形,下片則是別後的落寞。

■ 2015.03.06



↑ 植物園裡的斑紋鳥,看到我拍牠,瞪了我一眼,繼續享用牠的美食。

留人不住,醉解蘭舟去。一棹碧濤春水路,過盡曉鶯啼處。

渡頭楊柳青青,枝枝葉葉離情。此後錦書休寄,畫樓雲雨無憑。


—— 晏幾道 . 清平樂

上片首二句「留人不住,醉解蘭舟去」,已隱藏了離別和難捨交錯的複雜心情。後兩句則是點出當時的季節景色。

下片首二句把離情寫在渡船頭的楊柳枝葉上,以景寄情非常生動;末兩句「此後錦書休寄,畫樓雲雨無憑」,表面上說叫他以後不要寫信來,因為畫樓上陰晴不定,人生難料,實際上是怕看了他的來信,心情會更複雜難受。

● 2015.03.07



↑ 台灣? 中國?

舊香殘粉似當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猶有數行書,秋來書更疏。

衾鳳冷,枕鴛孤,愁腸待酒舒。夢魂縱有也成虚,那堪和夢無。


—— 晏幾道 . 阮郎歸

殘留的香味和當初相似,但人的感情卻不如味道,春天時尚有幾封來信,到了秋天則少了又少。

衣衾上的繡鳳淒冷,枕頭上的鴛鴦孤單,只有酒才能舒解愁腸。縱使有夢那也是空的,更何況連夢都沒了。

詞牌『阮郎歸』,又名「碧桃春」、「醉桃源」、「碧雲天」、「鶴沖天」

▲ 2015.03.08(婦女節)



↑ 街頭討生活真不容易,除了要具備一些特殊才能之外,還要想些與眾不同的花招招徠觀眾。

天邊金掌露成霜,雲隨雁字長。綠杯紅袖趁重陽,人情似故鄉。

蘭佩紫,菊簪黃,殷勤理舊狂。欲將沉醉換悲涼,清歌莫斷腸。


—— 晏幾道 . 阮郎歸

高臺上仙人手上捧著的金屬盤中的露水已結成霜,天上的雲朵因排成一字的飛雁而變得很長。在重陽節的今日帶著佳人和美酒登高去,這兒的風俗習慣和故鄉一樣啊。

佩上紫色的蘭花,戴上黃色的菊花,很仔細地模彷從前的狂態,真想藉著酩酊大醉忘了心中的悲傷,婉轉的歌聲不要再唱出令人斷腸的調子吧。

隨著光陰流逝,雖懷念年少輕狂的痛快,但歷經人生悲歡離合,早已回不去了,只好借酒澆愁。

▲ 2015.03.09



↑ 不喜歡人擠人去湊熱鬧,元宵節過後五天才到龍山寺。今年龍山寺在大門門柱上掛了兩頭羊的花燈。小時候祖父手巧,過完年全家大人便在祖父的指揮下紮起燈籠來賣,以貼補家用。

元宵節當晚,紮的數十隻燈籠賣光光,我和鄰居的玩伴們只能把空的奶粉罐挖幾個小洞,點上小蠟燭便提出去玩。

街南綠樹春饒絮,雪滿遊春路。樹頭花艷雜嬌雲,樹底人家朱戶。北樓閒上,疏簾高捲,直見街南樹。

闌干倚盡猶慵去,幾度黃昏雨。晚春盤馬踏青苔,曾傍綠蔭深駐。落花猶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處?


—— 晏幾道 . 御街行

暮春時節南街上,飛花如墜絮,像下雪般紛紛飄落遊春的路上。樹上的花嬌艷,雲朵也一樣,樹底下紅門人家,高樓上門簾高捲,可以直接看到南街盡頭的樹。

幾次下著小雨的黃昏,樓上的人倚著闌干良久,在那年暮春,他盤馬在青苔上,站在綠蔭樹下。而今落花如昔,閨中屏風空掩,佳人不知何處去。


※ 唐.崔護《題都城南莊》詩:「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 2015.03.10



↑ 萬華艋舺大道上一間有趣的房子。

牆上畫滿了卡通人物,充滿了童趣。隔壁就簡單多了,只畫了一條鐵路和窗戶連接。

附近西園路上從前有鐵路通過,家住東園街時,要到龍山寺就得爬上西園路橋才過得去,因為火車就從橋下通過。

有些貪快的人會直接穿過鐵道圍牆的小缺口,跨過鐵軌,這樣就省時多了。但是還是有人運氣不佳,被火車撞死。

鐵路局就在周邊的佈告欄上貼一些被火車撞死的人的照片,讓想省時投機的人所有警惕。

隨著鐵路地下化,西園路橋也拆了,那些舊時的記憶,只有1950、1960年代的萬華人才記得。



↑ 隔壁只畫一條鐵路的側面牆上寫了幾行字:


火車轟隆轟隆地響在耳邊

窗欄哐啷哐啷地震動  記在心裡

長大了  搬家了

駛過窗外的火車沒有消失

火車進站的畫面還映在眼裡

客車貨車板車  進站  過站

馬路填平了  火車地下化了

駛過窗外的火車  只能在心底找尋


借用這幾行字與半世紀前農林宿舍的老鄰居分享

◆ 2015.03.11



↑ 老松國小前人行道上一排高大樹木正在開黃花,滿壯觀的,樹名不知,待查。

老松國小曾是世界最大的小學,隨著少子化及萬華區人口外移,一再減班,現在剩不到二十班了,學生數也少於千人。

曲闌干外天如水,昨夜還曾倚。初將明月比佳期,長向月圓時候,望人歸。

羅衣著破前香在,舊意誰教改?一春離恨懶調弦,猶有兩行閒淚,寶箏前。


—— 晏幾道  .  虞美人

彎曲的闌干外面水天一色,昨晚也曾倚著闌干痴痴地等。以前曾將明月比作美好的日子,每當月圓時候,總是盼望他的歸來。

衣服穿舊了捨不得丟,只因餘香仍在,以前的情意同樣的不變。過了一個春天離別愁緒充滿內心,以致懶得調琴弦,尚有兩行清淚滴落在寶箏上頭。

2015.03.12

昨天接到師專時最要好的同學培榮病危的電話,火速趕到醫院看他,當時他血壓雖然很低,但神智還很清楚,和他說話,他都還會點頭、搖頭。

待到中午過後,覺得他沒問題了,道別時,告訴他我下個月中要去黃山旅遊,等我黃山歸來要去他家喝咖啡,他也點頭答應。

沒想到上午打電話問他身體好些了嗎?結果接電話的是他女兒,她說培榮已於昨天下午兩點半走了。

有如晴天霹靂重擊腦袋,整天都昏昏沉沉的,不敢相信培榮真的離開人世,他明明和我約定下月我回來時要一起喝咖啡的啊!

「天公疼好人」?怎麼這樣好的人會如此快地離開他的妻兒、好友?

從沒看過他生氣,講話總是那麼平和委婉的人,對每個人都客客氣氣的人,怎麼會如此快就升天呢?

忍不住要罵老天爺:「他媽的,混蛋!你有長眼睛嗎?」

我才離開醫院一個小時,他就走了,難道是等著我來看他最後一面嗎?

培榮,看到你骨瘦如柴,被病魔折磨的如此辛苦,我強忍淚水不敢哭出來,是怕你傷心難受,你知道嗎?

和你認識於四十七年前,在我心情低盪時,你總是用堅定的眼神,低而委婉的話語鼓勵我,但在你做化療的痛苦時,我卻無法幫你分攤痛苦,我真是無能啊!

謝謝你,培榮,你的情誼我永遠不會忘記。

2015.03.12夜  寫于台北萬華寓所

▲ 2015.03.13



↑ 台大傅鐘。『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時,剩下三小時是用來沉思的。』 —  傅斯年

畫屏天畔,夢回依約,十洲雲水。手撚紅箋寄人書,寫無限,傷春事。

別浦高樓曾漫倚,對江南千里。樓下分流水聲中,有當日,憑高淚。


—— 晏幾道 . 留春令

夢裡依約來到神仙居住的十洲,此處雲水迷離,天際彷如畫屏。此時我手裡捲弄著紅色信紙,寫下無數年華老去的感慨。

面對遼闊的千里江南,我們曾倚著高樓餞別,樓下分流的水聲中,應該還留有當日掉下的眼淚。

※ 3月11日的照片,老松國小前那一排正在開黃花的大樹是「濛果樹」。


● 2015.03.14



↑ 「我最喜歡中間那個帥哥啦!」

紅葉黃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看飛雲過盡,歸鴻無信,何處寄書得?

淚彈不盡臨窗滴,就硯旋研墨。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


—— 晏幾道 . 思遠人

樹葉轉紅菊花變黃,已是深秋時分,思念千里之外的旅人,每天看盡天上飛過的雲朵,南歸的鴻雁沒有帶來信息,不知何處把信寄出?

對著窗子以淚洗面,淚水還滴到硯台上,就用淚小來研墨,一直寫到別後的思念你的情深處,紅色的箋紙竟然變成沒有顏色。

(一直弄不明白最後一句,紅信紙怎麼會變無色呢?思之良久,原來是淚眼朦朧,眼前的一切都模模糊糊了。哈哈,這麼簡單竟然鑽牛角尖!)

▲ 2015.03.15



↑ 談古論今

這張是前天拍的,覺得有意思,所以今天放上來。這種機會快門可遇而不可求,男女正在聊天,穿著民初衣裝的男性銅像正巧立在兩人之間,好像三個人正天南地北高談闊論。

南苑吹花,西樓題葉,故園歡事重重。憑闌秋思,閒寄舊相逢。幾處歌雲夢雨,可憐便,流水西東。別來久,淺情未有,錦字繫征鴻。

年光還少味,開殘檻菊,落盡西桐。漫留得尊前,淡月淒風。此恨誰堪共說?清愁付,綠酒杯中。佳期在,歸時待把,香袖看啼紅


—— 晏幾道 ﹑滿庭芳

風起時南苑花飛片片,西樓落葉紛紛,在故園題詩記下許多快樂的事。秋來倚著闌干遠望,舊日幾處歌舞雲雨,轉眼間便像流水各分東西,分別這麼久了,但感情未曾淡薄,想把此情寄給你。

一年時光漸少,籬邊菊花已凋謝,西邊的梧桐葉也落盡,只剩一杯淡酒伴著殘月和淒涼的風。這種孤單的心事要說與誰聽?淡淡的愁緒都融入酒杯中,我們約定的佳期已至,你回來時一定要把我袖子上的啼紅殘淚看仔細。

晏幾道為晏殊最小的兒子,王謝子弟,人稱其秀氣勝韻,得之天然,有五代花間詞風。馮煦曾說他:『淮海小山,古之傷心人也,其淡語皆有味,淺語皆有致,求之兩宋詞人,實罕其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