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5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3月每日圖文(下)

 △ 2015.03.16



↑ 王子與睡蓮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徧。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


—— 蘇軾 . 永遇樂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像白霜,清風似柔水,眼前無盡美景。彎曲的港灣內魚兒從水中躍起,露珠從圓圓的荷葉滾瀉而下,寂寞的景色無人懂得欣賞。突然三更的鼓響,一片葉子掉落的響聲,纏綿的夢境被驚醒。黯夜茫茫,走遍小園子,再也找不到夢中的情景。

浪跡天涯的遊子,看著山中的小路,再也無法回到故鄉。燕子樓上空空如也,佳人去何方?只剩幾隻燕子而已。古今都像夢境一般,要到何時才會夢醒?只有昔日的歡樂和不斷增加的怨恨。將來再有機會看到黃樓的夜景,也會替我長歎一聲。

※昔 徐州有張建封者,曾有愛妾名曰盼盼,善歌舞。張建封死後,盼盼懷念他,從此不再嫁。張在彭城有一間舊宅,宅內有小樓名「燕子」,盼盼在此樓中居住十餘年,

東坡任徐州時,曾夜夢登此樓,翌日即尋此地而作。

● 2015.03.17



↑ 人心若路直行好,世事如棋寬著高



↑ 讀聖賢書知天地,群覽博學論古今

上方兩副對聯是曾多次獲全國書法比賽冠軍的陳麗文老師所贈。

她知道我喜歡下棋,又是中文系畢業的迂腐道學,故送我這兩副對聯勉勵我。一直把它掛在書房裡當座右銘,時時反省努力。

▲ 2015.03.18



↑ 耳挖草,因形狀像挖耳朵的耳挖子而名。

三年枕上吳中路,遣黃犬,隨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驚鴛鷺,四橋盡是,老子經行處。

輞川圖上看春暮,常記高人右丞句。作箇歸期天定許,春衫猶是,小蠻針線,曾溼西湖雨。


—— 蘇軾 . 青玉案(和賀方回韻送伯固歸吳中)

三年來連作夢都想回去吳中,派一條黃狗,隨你回去。若到松江要搭渡船時,不要嚇到了鴛鴦和鷺鷥,因為姑蘇四橋都是老子當年走過的地方。

從輞川圖上看到暮春的美景,時常記起隱士王維的詩句。決定了回去的日期,希望老天能夠允許,現在穿的春衣,仍是小蠻縫製的,而且還曾經被西湖的雨水打溼過。

※ 黃犬:晉陸機曾有一條狗名叫黃耳,陸機曾將家書繫在牠的頸上,命牠送回吳中的家裡,還帶回家裡的回信。

※ 輞川:唐朝王維在輞川有一別墅,曾畫「輞川圖」在清涼寺壁上。東坡曾稱讚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 小蠻:唐白居易有愛妾名曰「小蠻」,東坡此處是指自己的愛妾「朝雲」。

▲ 2015.03.19



↑ 咖啡樹。今天和好友們去聽咖啡達人講咖啡,外行人混在一堆內行人中裝內行,試喝不少不同品種的咖啡,什麼心得也沒,倒是這棵咖啡樹很吸引我。





↑ 學姐新居落成,大伙要送她禮物,本人被分配的任務是把她以前的照片放大裝框,不過她超疼兩個孫子女,所以自作主張變更原本構想,拿去請人以插畫繪了一張祖孫圖。

看到學姐高興地合不攏嘴,終於放下一顆忐忑不安的心。

所謂「送禮要送到心坎裡」,希望學姐永遠笑口常開,天天快樂。

★ 2015.03.20



↑ 電影「侏羅記公園」裡的名言:『生命總會找到出口。』,樹根爬牆而上,甚至把根深入紅磚牆內,造成這個奇景。植物的生命力之強由此可見。

霜餘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穎歇。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如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與余同是識翁人,惟有酉湖波底月。


—— 蘇軾 . 木蘭花

霜降以後浩盪的淮河已失去當年的空闊,只能聽到穎河潺潺水聲。美貌女子還在唱歐陽修的歌詞,四十三年過去了,就像電光石火般消失得無影無踪。

秋天的露珠在草上滑來滑去,十五、十六明月當空,只有西湖湖底的明月和我一樣是賞試歐文公的人。

歐陽修曾在穎州西湖作「木蘭花令」,後來東坡出知穎州軍州事時,歐陽修已死去多年,當地人還在唱此詞,於是東坡也作此詞來應和。

※ 三五:十五,二八:十六,每月十五、十六月最圓。

◆ 2015.03.21



↑ 很久沒回桃園大樓的房子看看,最近因有人要租,所以抽空回去整理整理。社區園圃裡不知誰種了許多玫瑰,問了管理員,說是五樓一位老太太種的。想起士林官邸也種了很多品種的玫瑰,過兩天抽空去官邸走走。

不過想到陸客愈來愈多,聲大吵雜,實不適於賞花,又有些猶豫起來。

萬里黔中一漏天,屋居終日似乘船。及至重陽天也霽,催醉,鬼門關近蜀江前。

莫笑老翁猶氣岸,君看,幾人白髪上華顛?戲馬臺前追兩謝,馳射,風情猶拍古人肩。


—— 黃庭堅 . 定風波

萬里迢迢來到貴州一間漏屋中,整日就像在乘船。到了重陽節天才放晴,心情好轉痛飲起來,而鬼門關距離此處不遠,就在蜀江前頭。

不要笑我年紀老,我仍然氣概豪邁,請看,有幾人是滿頭白髮的?在戲馬台前我還可追尋兩謝的風采,馳馬勁射,豪氣不輸古人哦。

※ 鬼門關在四川奉節縣東北三十里。

※ 兩謝,指的是謝靈運和謝瞻,曾在戲馬臺作詩。

☆ 2015.03.22



↑ 地湧金蓮,很佛味的名稱。

今日去參加北師好友培榮的告別式。

和他認識於四十七年前,剛入學的第二天,和他同一寢室。一個白白淨淨的男孩。

以前北師專百分之八十的學生來自鄉下,很多人一眼就能看出來自鄉下,唯獨培榮開口說話才知他來自半鄉下的大園鄉。不是他很土,而是他說話的語氣很不台北。

相處久了因個性接近而相知相惜。我們都低調而害羞,不同的是他比我樂觀多了。我憤世嫉俗,他卻平和寬容,所以幾乎都是他在開導我。

我們都考上運輸科預官,他比我早三個月入伍,而我則先到大園鄉的國小服務,他半強迫地要我住在他家,不用為找住處而傷腦筋。

住在他家時就住在他的房間,陳爸爸、陳媽媽把我當自己孩子對待。每天一早就叫我起床吃早餐。陳爸爸是裁縫師,和培榮長得很像,連講話的口吻父子倆像到不行。

當兵時期和培榮及另一最要好的同學阿聰幾乎每週都有書信往來,互吐軍中生活的苦悶和想法,和他們往來的書信,在枯燥難捱的軍旅生活裡是唯一的安慰劑。

退伍後大家為生活,為家庭拼盡全力,大伙兒來往漸少,培榮是班上結婚較晚的,記得他結婚宴客的地方在新莊,那時新莊還不很熱鬧,天黑了走在菜園田埂路上,一不小心一腳踩進爛泥裡,結果進了禮堂一腳乾淨,一腳鞋上全是黃泥巴,真糗!

直到他胃裡長了壞東西而把大部份的胃割了,他才告訴我。這是兩年多前的事。

他說的輕描淡寫,好像是在講別人的事,我則是整顆心像被人用力拉扯一樣的痛。

他樂觀,以平常心看待身體不適的事,身為好友的我卻心亂如麻,不知該如何安慰他,給他力量,一直感覺自己實在太差勁。

在他和病魔搏鬥時,他告訴我,他常和太太一起玩「數獨」,那時我還不知數獨是什麼,直到在書店看到這類書,就拿來看看,不看還好,一看就頭疼,這麼複雜的遊戲比圍棋還難,只好放回書架上。

因為化療的緣故,他開始掉頭髮,一天突然接到一封Mail,他寄來一張只剩幾根毛髮的自拍照,還自我調侃地寫著:「這是我的新髮型,好看嗎?」

看了照片哭笑不得,還不知該怎麼回他。

那天在「鼎佑」獨自一人和培榮的相片說了將近十分鐘的話。

這張大頭照拍得極好,培榮容光煥發,滿頭茂密的黑髮,一臉祥和地看我。

實在無法像平時兩人相處時說話的情形那樣,強忍著淚水責備他,11日那天在醫院病床上不是答應我下個月等我黃山回來要一起喝下午茶的嗎?不守信用的傢伙!可惡。

他不說話,只是看著我。

我又罵他,為什麼我和阿聰才離開醫院不到兩個小時,你就走了,我們離開的時候,你不是高高興興和我們揮手道別嗎?難道是在騙我們嗎?

他還是不語。

眼淚還是不聽話地流下來,不捨、難過、心痛全部揉在一起,培榮,你知道嗎?

今天在靈堂裡給你拈香鞠躬,你還是用那冷靜的眼神看著來送你最後一程的每一個人。

雖說生老病死每個人都無法躲掉,但失去一位值得深交的好朋友,總是讓人感傷。

別了,培榮,總有一天我們會在另個世界再見面,一起去喝下午茶。

——  凌晨  寫於萬華寓所

▲ 2015.03.23



↑ 今日北台灣全天都在下雨,旱象雖稍解,但各水庫仍乾渴難耐,希望明後天還是下雨天。

整天窩在家裡沒有出門,所以讓相機鏡頭放假一天,躺在防潮箱內睡大覺,拿張舊照充數,別怪我偷雞,實在是天公不作美,嘻嘻。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乾。風前橫笛斜吹雨,醉裡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情歡。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


—— 黃庭堅  .  鷓鴣天

枝頭黃菊隱隱透出寒意,人生要及時行樂,不要放著酒杯乾涼。對著斜風細雨吹奏笛子,喝醉了何妨把帽子倒著戴,還在上面插朵花。

身體健康時要多吃些,看舞聽歌盡情歡樂。我這白髮老翁拿著黃花相看兩不厭,就讓世人冷眼相看亦無所謂。

通篇告訴我們:人生苦短,要時時刻刻行樂,就算年紀大了,也不要怕世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待,而收㰸不敢表現真正的自我。

前些日子要好的同學仙逝,這才醒悟人生無常,何時要走無法預料,不如好好保握當下。

2015.03.24



↑ 一家書店的樓梯,真佩服擺設構思者的美感。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剗盡還生。念柳外青驄別後,水邊紅袂分時,愴然暗驚。

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怎奈向歡娛,漸隨流水,素絃聲斷,翠綃香減。那堪片片飛花弄晚,濛濛殘雨籠晴。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


—— 秦觀 . 八六子

詞牌「八六子」因最後一句「黃鸝又啼數聲」,又名『感黃鸝』。

倚著高亭遠望,心中的愁緒像青草般,愈生愈多,剷也剷不盡。想起柳樹下騎著馬分手後,她仍在水邊揮著手,內心悲傷又驚悸。

天生的美人,像黑夜夢裡的明月,十里春風一樣溫柔。無奈往日的歡樂漸漸隨著流水而去,淡淡的琴聲已斷,綠色衣裳上的香味日減。哪能受得了傍晚時分的片片落花和濛濛小雨中的夕陽?當悲傷正要停止時,黃鸝鳥又啼叫了幾聲。

※ 李後主詞:「離恨恰如芳草,漸行漸遠還生。」

※ 娉婷:美貌也,此處指美人。

● 2015.03.25



↑ 這家義大利鞋店在台北有多家分店,外觀很有拉丁民族的浪漫活潑的風味,老遠一看就知道是他們家的店。

山抺微雲,天黏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邨。

消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 秦觀 . 滿庭芳

山頭抺上一層薄雲,遠天接著一片枯草,城樓上的號角聲已停了。我暫時把小舟停下來,想和你一起喝杯離別的酒。當年多少蓬萊仙境的往事,只能徒然回想,煙霧茫茫。在斜陽外,有點點飛行中的烏鴉,而流水正繞過孤城奔流而去。

在銷魂當時,她把香囊暗中解開,輕解腰帶。而我只贏得了青樓薄倖的名聲。但此時一別何時才能再見?只有衣袖上留下些許的淚痕。站在高樓上望著極遠處,黃昏的燈火已出現,正是傷心的地方。

※ 唐.杜牧詩《遣懷》:「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邨。』宛如一幅水墨畫出現眼前。

☆ 2015.03.26



↑ 廣州街夜市裡的「頂級甜不辣」是人氣小吃店,平日都大排長龍。它的醬好、湯頭也好是受歡迎的關鍵。台灣傳統甜不辣的吃法是把水份瀝乾,淋上醬汁,吃完後再掏幾勺湯放入碗中,湯和好吃的醬汁混在一起,實是人間美味。

曉色雲開,春隨人意,驟雨才過還晴。古臺芳榭,飛燕蹴紅英。舞困榆錢自落,鞦韆外,綠水橋平。東風裡,朱門映柳,低按小秦箏。

多情,行樂處,珠鈿翠蓋,玉轡紅纓。漸酒空金榼,花困蓬瀛。豆蔻梢頭舊恨,十年夢,屈指堪驚。憑闌久,疏煙淡日,寂寞下蕪城。


—— 秦觀 . 滿庭芳

雲開天明,春光處處如人意,急雨剛停天轉晴。古老的臺榭上燕子穿梭於落花間。飛舞久了榆莢成串落下來,鞦韆外邊,碧綠的水平靜地從橋下流過。春風裡紅色的門和綠色的柳條相互輝映,裡頭傳來彈奏秦箏的聲音。

多情行樂的地方,到處都是珠釵、美麗的車蓋、玉製的馬絡頭和紅色的帽帶。漸漸的金樽酒空了,花兒困在蓬瀛兩仙山之間。回想舊時美少女,一眨眼十年如夢,屈指算算不免心驚。靜倚闌干良久,裊裊炊煙和夕陽落日已下揚州城。

※ 榆錢:榆樹果莢,形圓如錢。

※ 豆蔻梢頭:言美而少,如豆蔻花之未開。

※ 金榼:酒器

▲ 2015.03.27



↑ 龍山寺捷運站旁有幾棵開得很漂亮的九重葛,可惜太多街友在這裡徘徊,使得很多人不敢來這裡。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鶰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 秦觀 . 踏莎行

樓台在霧中漸漸看不清,迷濛月色籠罩著渡船碼頭,極目遠望也看不到桃花源。可憐一個人在這春天寒冷的客館內,夕陽落日中傳來幾聲杜鵑鳥的叫聲。

我託驛使寄去一枝梅花,又託魚兒帶去一封信,這些堆砌了無數的感概。郴江啊,你就安靜地繞過郴山去,何必為誰流到瀟江和湘水去呢?

這首詞是秦觀被貶到湖南郴州,在旅店時所作,『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有前程茫茫的隱喻,『桃源望斷無尋處』則有對此後失望之意。

※ 郴,音(ㄔㄣ)

▲ 2015.03.28~30(28、29兩天到花蓮玩,故三天功課一起做)



↑ 花蓮壽豐教會新落成,這間教堂從無到有,有人捐地,有人奉獻金錢,有人義務設計,有人精神支持,其間有無數的感人故事。




↑ 內部設計非常壯觀莊嚴



↑ 壽豐教會獻堂典禮當天,台北市中山教會聖歌隊獻唱祝福



↑ 28日當晚夜宿玉山神學院旅館,從房間陽台望出去正前方是鯉魚潭,左前方是中央山脈,風景秀麗,此時正是清晨太陽剛跳出山頭。



↑ 鯉魚潭潭水清澈無比



↑ 教會前賣冠軍鳳梨的攤子,老闆削皮技術一流



↑ 30日到台灣大學拍流疏,羅斯福路上的木棉花正開。

(流疏的照片明日再放上來)

● 2015.03.31



↑ 二二八公園「一百零一棵」流疏目前正盛開

枝上流鶯和淚聞,新啼痕閒舊啼痕。一春魚雁無消息,千里關山勞夢魂。

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


—— 秦觀 . 鷓鴣天

淚水和著枝頭上鶯兒啼聲,新舊淚痕混在一起。整個春天都無書信消息,關山阻隔,千里迢迢,枉勞魂夢來去。

無話可說,對著美酒,肝腸寸斷直到黃昏。剛剛點亮了燈火,突然下起大雨,打在梨花上,只好把門兒關閉。

少游被貶之後,心中無限怨恨,盡寫在詞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