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51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4月每日圖文(上)

2014.04.01(愚人節)


 
↑ 老梅石槽旁一家咖啡店,本來很有希臘風情,可惜老闆似乎不太用心在外部裝潢上,以致味道漸失。

天涯舊恨,獨自淒涼人不問。欲見回腸,斷盡金鑪小篆香。

黛娥長歛,任是春風吹不展。困倚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


—— 秦觀 . 減字木蘭花

流落天涯內心無限感慨,獨自一人淒涼無人關心。想要相見,卻是肝腸寸斷,就像金鑪裡的篆香,逐漸燃盡。

眉頭深鎖,不管春風如何吹,也無法舒展開來。我疲困地倚著高樓闌干,天上飛過一排一排的鴻雁,字字哀愁。

※ 放逐之人內心充滿怨恨,腸如斷香,彷彿世外之人,無人聞問。

★ 2015.04.02



↑ 外觀線條表現出強而有力的堅固感,再加上黑白相間的配色,兼具時尚與優雅,非常搶眼。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挂小銀鉤。


—— 秦觀 . 浣溪沙

我登上小樓感到陣陣寒意,陰冷的早晨像深秋,輕煙流水有如屏風上的畫。

隨意飄落的花朵輕的好似在夢中,一眼望出去看不到盡頭的絲絲小雨,像心中數不盡的愁怨,珠簾輕輕地掛上窗旁的銀鉤。

※ 無賴:無聊。

▲  2015.04.03



↑ 台北植物園荷花池已整理乾淨,似乎在迎接2015年荷花季的到來

湘天風雨破寒初,深沉庭院深。麗譙吹罷小單于,迢迢清夜徂。

鄉夢斷,旅魂孤,崢嶸歲又除。衡陽猶有雁傳書,郴陽和雁無。


—— 秦觀 . 阮郎歸

湖南的風雨衝破寒意,陰森森的庭院一片虚靜。美麗的樓台剛吹完《小單于》曲,漫漫長夜就這樣過去了。

回鄉的希望沒了,旅人的心情是如此孤寂,匆忙之間一年又過去了。在衡陽時還有傳來幾封書信,但到了郴陽就連雁子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被放逐之人最悲慘的莫過於返鄉的希望破滅,少游被貶至湖南,終日意志消沈,最後客死異鄉,令人為之鼻酸。

※ 麗譙:美麗的樓門。

※ 徂:過去。

★ 2015.04.04 (兒童節,對我而言,童年的記憶是如此遙遠,有點模糊又有點清晰)



↑ 像蝦子嗎?

欲減羅衣寒未去,不捲珠簾,人在深深處。紅杏枝頭花幾許?啼痕止恨清明雨。

盡日沉煙香一縷,宿酒醒遲,惱破春情緒。飛燕又將歸信誤,小屏風上西江路。


—— 趙令畤 . 蝶戀花

想脫下外衣,但寒冷的天氣還未去,不敢把窗簾捲起,一人躲在深暗處。枝頭上的紅杏尚餘多少?清明時節的細雨就如點點淚痕。

整日點著沉香,一縷縷白煙裊裊昇起,昨夜醉酒以致遲醒,十分懊惱這這種春天的心情,燕子也延誤了牠的歸期,小小的屏風上畫著回去西江的漫漫長路。

明天正好是清明節,清明時節多雨,讓人的心情也跟著沉鬱起來。

◆ 2015.04.05 (清明節)



↑ 在高溫34度下為生活打拼的兩個男人,辛苦了!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 杜牧 . 清明

唐朝詩人杜牧這首七言絕句,千百年來會吟誦的人不知其數,在唐詩中大概只輸李白的《 靜夜思 》了。

前些時候聽人說,台灣沒有杏花,都把桃花誤認為杏花。不知這種說法對不對?貓空上有一大片杏花林,每年櫻花季快結束時,那裡的杏花正盛開,遊人如織。

此外清明節古時候又稱為『寒食節』,典故來自晉文公和介之推的故事,現代人知之不多,有興趣者,可網路上孤狗一下便知。

● 2015.04.06



↑ 台大醫院旁一棵流疏正開花,而相距不到一百公尺的二二八公園內那棵流疏花快掉光了。

捲絮風頭寒欲盡,墜粉飄香,日日紅成陣。新酒又添殘酒困,今春不減前春恨。

蝶去鶯飛無處問,隔水高樓,望斷雙魚信。惱亂橫波秋一寸,斜陽只與黃昏近。


—— 趙令畤 . 蝶戀花

春風吹過捲起花絮,餘寒將盡,飛落的花絮帶來陣陣花香,每天都落英遍地。昨夜酒醉尚未完全醒過來,今日又添新酒更增困惱,心中的困擾今年春天並不比去年少啊。

蝴蝶鶯兒都飛走了,又有誰能了解我的心意?隔著江水的高樓上,卻盼不到一封書信,眼波中無限悵然,夕陽將落,黃昏也近了。

☆ 2015.04.07



↑ 台北植物園裡的白色野薔薇。數年前到清靜拍照,在一家民宿前也看到一株,據民宿主人說,全台灣只那株和台北植物園這棵是唯二的兩株。多年過去了,不知台灣是否有更多地方出現?

春風依舊,著意隨隄柳,搓得鵝兒黃欲就,天氣清明時候。

去年紫陌青門,今宵雨魄雲魂。斷送一生憔悴,只消幾箇黃昏?


—— 趙令畤 . 清平樂

溫和的春依然沒變,小心翼翼地輕撫著隋隄上的楊柳樹。楊柳樹變得一片鵝黃,原來這是清明時節到了。

去年在紫陌青門的盛會,今夜卻如雨散雲收去得無影無踪。斷送一生的憔悴,也只要幾個黃昏吧?

● 2015.04.08



↑ 通宵白沙屯拱天宮的門神,好像在看守著桌上的金銀財寶。

詩文本已寫好了,要上傳時卻已過午夜,傳不上去,才知過12:00系統維修無法上傳,人都昏了,所以今天不重寫了。

昨天和步道班到白沙屯走海灘,海風之大前所未見,人都站不穩,帽子差點飛走,最傷腦筋的是強風吹得人頭疼,這是本人一生中第一次被風吹得頭痛,也算是一次新體驗吧。

想想,住在濱海或在海中討生活的人,一年365天都在這種環境下,怎受得了呢?

住在大城市的我們和他們比起來,就像住在天堂呢,別再怨東怨西了!

★ 2015.04.09



↑ 重慶南路上「阿貴的麵店」的炸醬麵 + 青菜豆腐湯 = 85 元,真是國民美食。我特別喜歡忚的炸醬,醬多豆乾切的大塊,不像其他家豆乾幾乎看不到。

這家店還提供免費的牛肉清湯,要喝多少自已裝,沒人管你,很有牛肉味。多吃青菜有益健康,所以我每次去總是點一碗青菜豆腐湯。

最近正在讀一本蔣勳先生的書《捨得,捨不得 —— 帶著金剛經旅行 .有鹿文化事業公司出版》,今日讀到一段頗有所感,故寫下來分享:

『……即使黃公望出身於趙門下(註:指的是趙孟頫),自稱「松雪齋中小學生」,如此謙遜,卻還是知道創作艱難,必須走自己生命的路,他們深知創作即是「修行」,牢記「應無所住」,謹慎自己,一涉「匠氣」,便萬刧不能再復。

蔣先生講的是雖是書畫藝術,但攝影不也是如此?

在攝影班學了三年,拍來拍去始終是老師的影子,看不到自己,拍得再好,人家會說:「拍得和你老師一樣好。」

於是忍痛離開,想要找尋自我。

在攝影學會磨劍兩年,拿到榮銜,再度思考前面的路要怎麼走下去,沙龍的唯美沒有生命,也不是自己,縱使好友邀約再去轉戰其他的攝影學會,我還是放棄了。

帶著相機在大街小巷遊走,一邊記錄瞬間,一邊找尋自我風格,總是拼命想著要如何突破窠臼,希望自己有如浴火重生的鳳凰,一飛沖天,走出自己的路。

應無所住』在我內心深處敲起共鳴的鐘聲!(黃山行前夕)

● 2015.04.20



二、三十年前,我們常說美國人對子女的教育沒有台灣人好。

美國人教子女從小獨立,自己賺零用金、自己打工賺學費,所以父母與子女的親子關係淡薄,老了後子女都不和父母同住,如果要和子女同住,該付給子女伙食費、住宿費……,親子關係以金錢代替。

所以美國老人年紀大了,寧可兩老單獨住,或住進養老院。平日到公園曬太陽、餵鴿子……。

台灣人則普遍有「養兒防老」的觀念,認為自己把子女從小到大照顧得無微不至,花了三、四百萬元,讓他們讀到大學甚至研究所畢業,當我們年紀大了,兒女應回饋我們,照顧我們,讓我們享受天倫之樂,安享天年。

但真的是這樣嗎?

現在子女結婚生子後,很多人把小孩往父母家送,讓兩老當保母用。

更有甚者,把父母當皮球在兄弟姐妹之間丟來丟去,拒之唯恐不急,君不見現在台北街頭或公園裡,老人餵鴿子、曬太陽者多得是。

▲ 2015.04.21



↑ 無價和天價

小南門(重熙門)是台北城目前尚存的三個城門之一(另兩個為北門——承恩門和東門——麗正門)

在小南門左方那棟是每戶至少一億台幣的一品苑。

一億元是百分之九十的台灣人,一輩子不吃不喝也賺不到的天文數字。除非幸運之神眷顧中了威力彩或大樂透頭彩,否則只能走過豪宅前,抬頭仰望向它致敬,然後快步通過,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我常佇立在北門或小南門前,想像被拆除的西門和南門到底長什麼樣子,但永遠想不出來。

蔣勳在他的著作《捨得  捨不得 — 帶著金剛經旅行》裡寫道:

…… 怪手開挖,毫不留情,許多時間的記憶,許多人與人相見與告別的空間記憶,霎時片瓦無存,令人愕然。……記憶突然消失的驚愕,或許常常是煩燥焦慮的開始吧。

★ 2015.04.22



↑ 海灣全景圖,約莫十年前單眼相機要拍全景,必須上腳架,把水平儀放平,再一張一張拍,且每一張必須和前一張重疊約1/4,回家放進電腦內,再用軟體去接圖,才能完成一張全景圖。

才短短幾年功夫,很多入門級的數位相機都內建全景拍攝的功能,幾秒鐘即可完成一張不錯的全景圖,科技進步神速,令人咋舌。


開時似雪,謝時似雪,花中奇絕。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徹。

占溪風,留溪月,堪羞損山桃如血。直饒更,疏疏淡淡,終有一般情別。


—— 晁補之 . 盬角兒  (亳社觀梅)

開的時候,像滿樹的雪,謝的時候,像雪片一樣飄飛,在花中算是奇特的。香味不在花蕊,也不是在花萼,而是深藏在骨中。

溪風中滿是它的香味,溪月因它而留,即使山桃紅如血也不如它。那種香味就算到了深更,也是疏疏淡淡的,別有一番韻味。

這闕詞奇在「疊句」貫通全篇,對梅花的特色掌握奇佳。

◆ 2015.04.23



↑ 這是前些日子到黃山旅遊,在浙江千島湖拍的。原本是彩色的,我把它轉成灰階,就有中國山水畫的味道了。

遠山一層層相疊,山色由深漸淺,時間已是傍晚。雲嵐輕輕地慢慢地流過山前,像極了國畫中的留白,層層疊疊的白,層層疊疊的空,靜到讓人呼吸都要很小心,生怕稍微大力喘口氣,就會打破一湖的靜謐。

我在湖岸佇立良久,彷彿在故宮仔細觀看一幅古人的山水畫,人不知不覺已在此畫中。

● 2015.04.24



↑ 孤獨的『獵人』

這隻灰面麻鷺一直以台北植物園為家。牠不怕人,和人類和平共處,井水不犯河水。

別看牠行動緩慢,當牠看準目標—— 蟲子,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喙住蟲子。

我曾看過牠叨著一條長約十公分的蟲子,蟲子死命往土裡鑽,扡使勁往後拉,有如拔河般,最後牠當然是勝利者。不消幾秒鐘便美食下肚,然後又若無其事地四處張望,繼續找尋其他目標。

▲ 2015.04.25



↑ 當老師最高興的,不在於可賺多少錢,而在於學生個個爭氣,有成就。

今天和幾個三十七年前教的學生聚聚,吃個便飯,又回到從前的學校走走,喝杯咖啡,聊聊以前在學校的往事,一個下午很快就過了。

當年教他們時,我才二十七歲,而他們才十一、二歲的毛頭小子,現在他們都快五十歲了,時間不饒人啊。

看到這些孩子(在我心中他們永遠是當年的小毛頭)個個有正當職業,規規矩矩做人,便很有成就感,人生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值得高興的呢?


● 2015.04.26



東區信義商圈愈夜愈熱鬧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畫園林溪紺碧,算重來,盡成陳跡。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


—— 晁補之 . 憶少年  (別歷下)

大路上種滿了無盡的柳樹,河上一艘美麗的畫舫,我則像一個沒有根的旅人。南山尚來相送,只可惜被高高的城樓隔開了。

像美麗的畫中園林,紅青色的溪水,就算下次再來,這些美麗的景色,也會變成陳影了。劉郎的髮鬢都會變白,更何況桃花的顏色不會褪色嗎?


* 罨畫:雜彩色之畫為罨畫。

* 紺(ㄍㄢˋ):紅青色。

* 劉郎:唐劉禹錫詩:玄都觀裡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 2015.04.27




↑ 剝皮寮今日休館,冷冷清清不見人影,前天『未生』舉辦活動,遊客很多。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衾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後,管得落花無。


—— 晁沖之 . 臨江仙

回想從前在西池的宴飲,每年都非常歡樂。可是分別以後,連一封信也不曾寄來,平時見了面,也比不上當初熱情。

錦衾繡被準備妥當,希望今夜有個好夢,以便在明月夜可以飛渡江湖。相思不一定要問感情會有什麼結果,就好像深知春天過後,誰還管花落了沒。

* 晁沖之為晁補之的從弟,年輕時好狎色,千金花盡面不改色,後黨禍起,受牽連,被謫逐,遂隱於具茨。



◆ 2015.04.28



↑ 故宮正在展出『列支敦士登秘藏瑰寶展

列支敦士登親王國,這個國家從來沒聽過,原來這個彈丸小國西以萊茵河與瑞士為鄰,東以阿爾卑斯山嶺和奧地利為界。

列支敦士登親王國面積160.4平方公里,比台北市還小;人口37000人,世界人口第六小國。國家快樂指數全球第八,是一個幸福而富裕的小國。

列支敦士登王室自十六世紀開始藝術品收藏,五百年來累積成質量俱佳的歐洲藝術珍藏寶庫,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私人藝術珍藏之一。

▲ 2015.04.29



↑ 植物園整理荷花池的工人,頂著烈日,著防水褲把水裏的雜草一一撈起,為的只是讓今年的荷花長得更好,辛苦了,謝謝!

今晚去聽一場人像攝影講座,我很少拍人像,雖然攝影學會每個月都會舉辦一次人像外拍,總覺得拍這種糖水照太造作了,缺少了點什麼,提不起勁來。

今晚的講座老師講得soso,照片也普普,有人開始不到十分鐘就大大方方地離開了,因覺得對講師自尊心傷很大,所以撐到中場休息時間,趁亂閃人。

拍人像如果只是一味用大光圈鏡頭,把背景拍成融化奶油狀,模糊到不行,看久了,看多了,味如嚼蠟一點味道也無。

偏偏有些人深好此道,花錢請麻豆來拍,拍回家自我欣賞,陶醉一番,也算是個人「癖好」吧。

▲ 2015.04.30



↑ 最近台北植物園熱鬧極了,荷花副池裡紅冠水雞媽媽帶著七隻活潑好動的黑寶寶到處游玩,吸引很多大朋友、小朋友圍觀。

水雞媽媽似乎在告訴老大說:「這麼多人在看你們,你的游水姿勢要漂亮一點哦。」

芙蓉落盡天涵水,日暮滄波起。背飛雙燕貼雲寒,獨向小樓東畔,倚欄看。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滿長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 舒亶  .  虞美人

芙蓉凋謝了,水天一色,夕陽西下微起滄波。一對燕子背著寒雲飛過,而我獨自一人在小樓東邊,倚著闌干看這景色。

人生幾何,只適合伴著酒香老去,現在長安城正是下滿了雪。好友你早晚上高樓,要記得寄我一枝帶著江南春色的梅花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