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96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5月圖文(下)


● 2015.05.16~18(因16、17兩天上合歡山,故三天做一天偷懶)

 
↑ 高山上的晴空真是漂亮,少了台北的髒空氣,光看就舒服,尤其用超廣角鏡頭拍,氣勢更是雄偉。(攝於合歡山武嶺停車場前)




↑ 當天合歡山塞爆了,車陣迴堵至少三公里,走路都比乘車快

台灣人不管做什麼都喜歡一窩蜂,別人上合歡山看玉山杜鶰,「輸人不輸陣」,我當然也要去。所以當天晚上,昆陽、武嶺等地要找停車位,恐怕要有很大的運氣才行。

有人說,當晚合歡山上的車子比天上的星星還多。

合歡山如此,武陵櫻花季如此,天元宮的吉野櫻花開時如此,萬華陳記蚵仔麵線也是如此。



↑ 苗栗雲洞山莊是拍夕陽雲海的地方,17日當天一片灰濛濛,隨便拍張小品到此一遊

▲ 2015.05.19



↑ 這種自走炮由軍車拖著走,機動性還不錯。但是二十一世紀,戰爭早已是決勝千里之外,這種炮僥倖躲過敵軍第一波飛彈攻擊,再躲過第二波轟炸機的彈如雨下,恐怕對敵人的壓制力已經起不了什麼作用了。

胡馬嘶風,漢旗翻雪,彤雲又吐,一竿殘照。古木連空,亂山無數,行盡暮沙衰草。星斗橫幽館,夜無眠,燈花空老。霧濃香鴨,冰凝淚燭,霜天難曉。

長記小妝纔老,一杯未盡,離懷多少。醉裏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料有牽情處,忍思量,耳邊曾道:甚時躍馬歸來,認得迎門輕笑。


—— 時彥 . 青門飲

胡馬在北風裡嘶叫,漢軍的旗子在雪中飄揚,紅色雲彩出現在天上,夕陽殘照快速落下。參天古木,荒山野嶺難數,走過的地方都是傍晚的風沙和枯草。北斗星掛在安靜的賓館前,一夜無法入睡,燈蕊即將燒盡。薄薄的霧罩著香鴨鑪邊,冰霜凝結在冷凝的燭淚上,滿天冰霜長夜漫漫。

一直記得她打扮得比年紀稍微老了些,可惜一杯都未飲盡,又帶著滿懷離緒分開。半醉中見她秋波橫轉,夢中雲雨難忘,這些在醒來時徒增感慨。想到感情真切處,怎麼忍心再想到,耳邊輕聲細語對著我說:「什麼時候你騎馬回來時,我會挨在門邊微笑著迎接你。」

古來征戰造成多少曠男怨女,生離死別,遺恨終生。離家千里,曉風殘月,歷盡風霜,僥倖不死,回得家來,早已人去樓空,人物皆非,實是人間悲劇也。

★ 2015.05.20



↑ 百八的鮭魚丼飯,今日午餐。開動了!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吃生魚片,個人對鮭魚生魚片最感興趣,有很多人覺得鮭魚肉質太軟,沒咬勁,我倒是很喜歡這種軟綿綿的感覺,或許是牙齒不好的緣故吧?

吃生魚片一定要沾哇殺米(芥末)才夠味,沾滿哇殺米的生魚片一入口,一股嗆辣直衝鼻腔,這時只要深深吸一口氣,那股嗆味便隨著魚肉一起入喉,那種滿足的感連神仙都無法體會。

當平價的迴轉壽司「爭鮮」開始在台灣出現時,我就三不五十跑去大快朵頤一下,一個盤子兩貫壽司,台幣三十元,感覺滿便宜的,到日本去吃一貫一盤至少日幣百元,個人在東京曾吃過一盤一貫日幣三百元的,食材等級不同,吃起來好爽,付賬時好痛。

百八漁場』走的是平價日式丼飯路線,因食材新鮮,俗又大碗,幾乎台北每一家分店吃飯時段都得排隊進場才吃得到。

也因為生意太好的緣故,同樣性質的日式丼飯店就陸陸續續地開了多家,生意同樣不錯,光是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書街,除了百八還有另外兩家,不過生意還是百八較好,大概是它稍稍便宜的原故吧?

網路上經常傳來傳去有關生魚片的訊息,例如:常吃生魚片會得中華肝吸蟲的病、生魚片通常含有過量的重金屬、海中迴游的魚類受到日本核災的感染……等等,看到此類訊息的當下會收歛一段時日,路過百八或爭鮮時,會強忍內心裡的小惡魔的鼓譟,假裝沒看見,快步通過。

隔一段日子,受不了誘惑,於是就自我安慰:「 少吃點沒關係啦,你看店門口排隊的人那麼多,別人都不怕,你還怕什麼?」

於是就排到人龍的尾巴去了。

◆ 2015.05.21



↑ 半世紀前的老鄰居在兄弟飯店碰面喝咖啡,聊陳年往事

很奇妙的緣份,隔了超過半世紀的童年鄰居,想不到還會在台北碰面。

民國五十三年(1964),住在台北市武昌街農林公司宿舍的幾戶人家,因公司把地賣了,大家陸陸續續搬離日式宿舍,各奔東西,根本沒料到半世紀後還會見面,這種機緣令人感慨又特別珍惜。

搬離武昌街舊宿舍時,我只是小學五年級的囝仔,而今已是滿頭白髮六十出頭的阿伯了。

童年的記憶片片斷斷,逐漸模糊,小時候的玩伴也斷了音訊,經常走過以前農林宿舍的舊址,時空流逝,已看不到當年的樣子,只能憑記憶,用腳步計算當年的大略位置。

西門國小還在,台北戲院已荒廢破舊不堪,走在兒時上學的巷子,彷彿看到當年自己快樂上學的影子,但那些一起邊玩邊走的童伴卻記不起來了。

去年定居美國的陳家大姐,開始在網路蒐尋當年住在農林公司宿舍的人,費了很多時間和精神,終於找到黃家姐弟和我。

今年黃家姐弟、陳家姐弟陸續回台灣,我們都在兄弟飯店一樓咖啡廳相聚聊聊童年往事,非常開心,好像見到多年未見的家人一般。

人生真的很奇妙,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然蹦了出來,總是帶無限的驚喜。(會約在『 兄弟 』飯店見面就很契合我們的情況)

祝福所有童年的玩伴、鄰居平安快樂。

▲ 2015.05.22



↑ 台北整日下雨,沒有出門拍照,以舊照擋一天。

五、六月是五色鳥築巢、育鶵的季節,台北植物園、大安森林公園因在市內,交通方便是拍鳥友的首選地點。

這張照片因角度的關係,只拍到五色鳥的背面,快門速度不夠快,加上沒有腳架有點震到了。

拍鳥首重器材,連拍速度要快,最好能在每秒八張以上。

快門如能在 1/1200 秒以上會比較能拍到鳥類張開翅膀的清楚細節。

相機對焦的準確與否,也是考慮的重點。

要達到如此快的快門速度,提高 ISO(感光度)是免不了的,但提高了 ISO ,產生的雜訊就得考驗相機的能耐了。

要快門速度快,連拍速度快,又要高 ISO 的雜訊少,對焦快又準,畫面乾淨清楚,恐怕沒有中高階的數位單眼相機,無法克盡全功。

鏡頭也是拍鳥的重要主角,好的鏡頭拍出來的畫質清晰銳利,較差的鏡頭拍出來畫質就顯得軟,不夠結實。

拍鳥的鏡頭焦段太短,拍到的鳥太小,所以長焦段的鏡頭是必備的裝備,焦段至少要 400 mm 起跳,可能還得加個 2 倍鏡才行。要知道這樣鏡頭通常很重又貴,

不買載重力高的三角架是無法負荷這麼重的相機和鏡頭的,所以要扛著這些重裝備上山下海,需有點體力才行。

除了以上所述的硬體裝備外,耐心也是拍鳥人必備的特質,沒有耐心的人最好不要加入拍鳥的行列。以五色鳥為例,親鳥出去覓食再回巢餵鶵鳥,這段等待的時間可能要一、二個小時,甚至更久。



▲ 2015.05.23



↑ 一家連鎖大賣場員工家屬園遊會

員工是公司的資產,日治時代的公司老闆把公司員工當自己家人看待,而員工也把公司當成另一個家,終生與公司共存共榮。

這種情形到國民政府來台後,一直傳承著,早年台灣的企業公司,老闆視員工為公司最重要的財產,照顧員工無微不至,在公司慘澹經營的時候,員工也力挺公司,終生以公司為榮。

這種勞資雙方相處融洽的形態以台塑王永慶兄弟為代表。

到了第二代接手公司,這批留學歐美的老闆,以成本考量為第一優先,把員工當機器人來使用,在這種美式的管理風格裡,認為只要給你薪水就不錯了,你如果覺得薪水太少,你隨時可以滾蛋,反正搶著要工作的人太多,不怕找不到員工。

人與人溫暖的連結斷了,代之以冰冷的僱主和下屬金錢給付關係,員工隨時準備跳槽,這種企業再大,也終有樹倒猢猻散的一天,當很多年之後,誰還會記得有這麼一家公司?

★ 2015.05.24



↑ 龍山寺對面的阿勃勒開花了,希望28、29日的台南之旅,成功大學旁的阿勃勒也盛開。

殘寒消盡,疏雨過,清明後。花徑款餘紅,風尚縈新皺。乳燕穿庭戶,飛絮沾襟袖。正佳時,仍晚晝,著人滋味,真箇濃如酒。

頻移帶眼,空只恁,厭厭瘦。不見又思量,見了還依舊,為問頻相見,何似長相守。天不老,人未偶,且將此恨,分付庭前柳。


—— 李之儀 . 謝池春慢

寒冷的氣候逐漸消退,清明節後,飄過些細雨。花園小徑留下落紅片片,風吹過水池起了陣陣漣漪。小燕子飛過庭院,衣袖沾了一些絲絮。此時天候正好,使人陶醉,甚至比酒濃。

近來愈見消瘦,連衣帶上的孔口都頻頻往內縮。不見面時又思念,見了面還是和平常一樣,與其常見面,不如長相守。天不會老,我們不能成佳偶,且將這份思念,寄托給庭院前的柳樹吧。

今日讀了蔣勲的一段文字,深有感慨,玆錄如下:

「 專業是什麼?專業使人迷失了嗎?迷失在自我張揚的虚誇裡,迷失在矯情的論述中,專業變成了種種藉口,使藝術家回不到『 人 』的原點 。」

—— 捨得 . 捨不得 P. 243

● 2015.05.25



↑ 在中正紀念堂三樓,把梅花標誌和遠處孫中山先生的畫像疊在一起,消費型數位相機對焦真的很費功夫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 李之儀 . 卜算子

我住在長江上游,你住在長江下游,每天都想念著你,卻見不到你,只是我們都是飲用這條江的水罷了。

這條江水何時會休歇呢?這種思念之情何時會停止呢?只希望你的心和我一樣,一定不會辜負這份相思的情意。

▲ 2015.05.26



↑ 中正紀念堂正在舉辦藏傳佛教的唐卡展

唐卡是畫些藏傳佛教的神祇畫像或佛教的故事。展出的每一幅都畫工精細且複雜,用色豐富奪目。



畫唐卡的畫師(畫工)都不會把自己的姓名標記在畫布上,這種『 』和佛教的『 』正好互相契合。

每一幅唐卡都不是由一人獨力完成的,一般是師徒合力畫,或者畫師家族成員分工合作完成的。

● 2015.05.27(預告:28-29日到台南玩兩天)



↑ 連續下了幾天雨,植物園裡的昆蟲多了起來,各種顏色的蜻蜓都出來活動。

這一陣梅雨給中南部的水庫進帳不少,今年夏天中南部應不缺水了。

本來日月潭幾乎見底,連潭的九隻青蛙雕像都露出水面,很多遊客都不顧警告標牌,紛紛下去和青蛙合照,今天新聞報導,更有幾位大學生不但下去拍照,更誇張的是竟然坐到青蛙雕像上頭耍帥,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矣。

以前台灣人常罵陸客沒公德心,現在看起來不過是『 五十步笑百步 』罷了。

▲ 2015.05.28-30



↑ 台南奇美博物館舊館曾去過兩次,館藏豐富,現在新館遷到台南都會公園,雖然離台南市中心遠了些,但因建築彷歐洲古典建築,非常吸引人,到這裡有歐洲的感覺,所以假日遊客非常多。

館前的大噴水池裡有阿波羅駕著他的金馬車向前奔馳的雕像,氣勢雄偉,又有水神在前引路,是到此一遊的訪者必拍的景點。



↑ 一到噴水時候,水花四濺,好像戰馬真的在水中奮力前進,很是壯觀。我覺得黃色的馬韁非常刺眼,是一敗筆,遠看以為是正在維修呢。

新館採網路預約的方式,控管入場人數,因太多人想去一探新館的古典歐式建築,所以每天預約限額很快就被搶光了,假日的預約一整個月可說是秒殺,非常嚇人,這也可證明台灣人喜歡一窩蜂搶新鮮的特性。

館內雖然有人數控管,但還是人潮洶湧,講話聲音頗大,缺少了博物館美術館那種安靜的氛圍,專心看展的心情大受影響。



↑ 台南北門遊客中心附近的水晶教堂是新興的觀光景點,假日也是人多,造型搶眼,水中倒影迷人,是拍夕陽的好景點,可是因太熱了,好友們不敢久留,還是車上的冷氣較吸引人。

★ 2015.05.31



↑ 進入奇美博物館前的一座白色石橋,兩旁立有很多尊希臘神話人物的雕像,走在橋上有在凡爾賽宮的感覺。

再談奇美新舊館的差異。

以前舊館有專業導覽人員的解說,讓一般民眾也能了解藝術內涵,新館則沒有解說人員了,雖多了導覽機,但導覽機的解說數量不及館內藝術品的百分之十,稍對西洋藝術有涉獵的人,也是略嫌不足,更何況是一般民眾?

奇美博物館的館藏非常豐富,如果要深入欣賞,沒有兩天泡在裡面是不行的。

因博物館位於都會公園內,環境優美,就算沒有預約到入場資格,看看彷歐式古典建築物及公園美麗的風景,也可以全家度過一個快樂的假日。



↑ 台灣文學館正在展出台灣前輩女作家杜潘芳格女士的遺作,這位女作家正巧是內人師專最要好同學的媽媽。

老婆興奮地用「 LINE 」昭告她的師專同學們這個巧遇。

人生真的很奇妙,不知什麼時候,會在什麼地方,以什麼方式,遇見故人。



↑ 杜女士的照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