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漫步在光影和黑白子之間
關於部落格
攝影、圍棋、靜思雜記
  • 36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5.6月圖文集(一)

 
★ 2015.06.01



↑ 我想念我自己。  哪天我忘了自己是誰時,請你記得我。

……遺失的區塊究竟被搬到哪裡了……深陷在畏懼記憶流失的風暴裡。(作家鍾文音)

……「光頭和頭巾是勇氣與希望的象徵,忘詞和記憶消退卻代表心智不穩和精神失常」,充分表現出失智症患者被社會流放的恐懼和無奈。(醫師劉秀枝)

……阿玆海默症最恐怖的地方便是它連這個(一生的記憶)都把你剝奪掉,把你的記憶消磁,變成白走了一生,最後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教授洪蘭)

如果有一天我忘了我是誰,請你記得我。

● 2015.06.02



中央氣象局門口的氣溫塔,09:50  台北市氣溫 33℃






↑ 鳳凰花開,又到了畢業季節,『 青青校樹,芭樂蓮霧……』當學生時頑皮的學生這樣唱著。



↑ 台北龍山寺前的阿勃勒。前幾天台南行,對成大周邊校區不熟,帶著一群好友在烈日下行軍,以至沒拍到東豐路、勝利路一帶的阿勃勒,罪過罪過。

▲ 2015.06.03

今天看了兩個攝影展。



↑ 松菸文創「永瀨正敏 — 台灣攝影展



↑ 華山1914「陳志駒 — 鏡在不言中

風格各異,內容俱優,都值得參觀。

一個寫實,一個寫意;一個人文,一個心象;一個紀實,一個抽象。

一相入鏡,經『 』調理,用『 』提味,作品便有了溫度,自己先感動了,才能感動他人。

★ 2015.06.04



↑ 每次到台大拍照,必吃的「
藍家割包

這家店在台大商圈算是有名的人氣商店。

好吃在哪?我不是老饕,說不上來,跟別家比起來就是好吃。這樣一個割包+一碗湯(四神湯或玉米排骨湯價錢一樣),從90元吃到現在110元。

割包又稱「刈包」、「虎咬豬」,名稱雖不同其實就是上下兩片厚厚的麵皮,中間夾著五花肉、酸菜、香菜和花生粉。

五花肉到滷入口即化,酸菜要炒到酸甜恰到好處,就是割包好吃的秘訣。



↑ 割包當然是藍家割包的招牌商品囉(廢話),它的割包還分得很細,有分偏肥、偏瘦,綜合(半肥半瘦),更有趣的是還細分「
綜合偏肥」、「 綜合偏瘦 」兩種。

割包裡的滷肉全瘦並不好吃,因為肉質會柴柴的,個人是偏好「綜合偏瘦」,會點這種的人,大概有要好吃又怕胖的心理作祟吧?



↑ 喜歡吃它的玉米排骨湯主要是因為它的排骨燉得很爛,很輕鬆就和骨頭分離,咬在嘴裡輕鬆愉快,絲毫不費功夫,很適合我這種「 無齒 」之徒。

最後給想去一試究竟的人一點心理準備:這家店不歡迎帶外食入內光顧,他們(老闆娘和店員們)會不時看著你,提醒你不能在店內吃帶進來的食品。

甚至點了割包,還想跑出去對面買飲料的,他們也會「很有禮貌」的制止。

◆ 2015.06.05



↑ 今年台北植物園的荷花池,因全部剷除重種,到現在還稀稀落落幾株散佈在偌大的池子裡,和去年的盛況比起來,顯得荒涼無比。只有極少數背著相機的攝影人,還不死心地在此徘徊。



↑ 今夏植物園的荷花已經沒搞頭了,但是拍鳥的卻是熱鬧滾滾。

一大早教育廣播電台前,大炮、腳架都已就定位,每天來報到的拍五色鳥的攝友幾個禮拜下來都熟得不得了,紛紛打起招呼來。

鳥回來了,大夥兒互相提醒注意,等鳥兒俯衝進洞,一片如機槍啪啪啪聲響的快門連拍聲音,此起彼落,好不嚇人。

當親鳥離巢覓食時,又是一陣霹靂啪啦,好像放鞭炮歡送似的。

接著就是短暫的靜止(大家忙著檢視成果),然後東一個『 唉 』,西也一聲『 唉』,對自己沒拍好紛紛發出惋惜的嘆息聲。

接下來就是等待下一回合再戰囉,此時聊鳥經,打屁兼打發時間,拍鳥人的時間過得很快。

■ 2015.06.06

今天是 6 月 6 日,又是星期六,路過彩券行,就進去買一張三星彩,靈光一閃劃記「
666 」想發點小財,結果投注機器竟不給買,原因是:『 這個號碼超過上限 』!

哈,天下英雄所見略同。

結果今晚三星彩開出的號碼是「
548 」,今晚三星彩摃龜的人不少,嘻嘻。



↑ 睡蓮

今年台北植物園的荷花是沒什麼指望了,副池的睡蓮倒是開得很好。沒荷花好拍,拍拍睡蓮也不壞。

睡蓮因貼著水面而長,故倒影很美,上面這張就只拍倒影,強調倒影之美。

在台北市住在植物園附近,真的很幸福。每天背著相機在園裡拍花,拍鳥,走累了找個樹蔭下坐,享受免費的習習涼風,整個植物園就像自家的後花園,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有多少人能有這種享受?

■ 2015.06.07



↑ 科技與傳統建䅃

台北孔廟和保安宮正好位於民航機航道的下方,所以每隔兩、三分鐘就有飛機從上空飛過,只要找好構圖的位置+耐心等候,都能拍到不錯的照片。

章臺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竚,因念箇人癡小,乍窺門戶。侵晨淺約宮黃,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里,同時歌舞,惟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吟箋賦筆,猶記燕臺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閒步?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 周邦彥 . 瑞龍吟

章臺路上,仍可見到凋落未久的梅枝花蕊,而桃樹正要開花。街道上住家十分寂靜,結巢燕子也回到老家了。

我靜靜地站立著,想起她嬌小的個子,突然從門戶間偷偷看出來。清晨時淺淺地抺上黃粉,衣袖臨風掩映,隱約傳來盈盈的笑聲。

上次的劉郎回來了,訪鄰問里,探㝷她的消息。當時一起載歌載舞的,只有舊日的秋娘,聲價仍跟以前一樣。提起彩色箋紙賦詞時,還記得舊時燕台的舊句。在這有名的園子裡露飲,或是在東城散步,不知有誰可以做伴?一切都跟著孤雁而去,想要探㝷春天,但卻失望而歸。官道上的楊柳像金色的線低垂著,傍晚我騎著馬歸來,池塘上正飄著纖纖細雨,從簾子往外看,只見滿院的落寞和紛紛落下的柳絮。

* 《瑞龍吟》,三段,一百三十三字,前兩段各六句,後一段,十七句。

* 此詞乃追憶之詞,像唐詩桃花人面,重遊舊地,景物依稀,人卻不知處。無限愁悵呼應詞尾之斷腸落絮。

● 2015.06.08



↑ 初夏台北植物園最出風頭的鳥明星,今天鶵鳥已探出洞口四下張望,拍鳥的前輩說,這兩三天小鳥羽毛長好了,就要離巢而去,拍鳥人要另尋目標,轉換戰場了。



↑ 白頭翁的幼鳥活蹦亂跳



↑ 紅冠水雞媽媽和寶寶,小水雞羽毛未豐,卻急著到處玩耍,媽媽被幾個小頑皮搞得手忙腳亂



↑ 台灣藍鵲媽媽正在孵蛋,平日藍鵲行動快捷,要拍好牠們不容易,為了下一代只好隨你們拍囉,「 請你們拍好看些哦。」

今天是一個『 鳥日子 』!

▲ 2015.06.09



↑ ↓ 為了拍這隻「 阿帕契 」的起降畫面,在大太陽底下蹲了將近五分鐘,差點晒昏。





↑ 今日植物園唯二的兩朵荷花之一,物以稀為貴,它成了鎂光燈的焦點。

▲ 2015.06.10



↑ 快與慢。

醫院看診進度號碼燈,同一診間不同的醫師看診的速度快慢差很大。

經常是自己候診的那個燈號進度最慢。為什麼會差那麼多呢?令人費猜疑。

速度最快的醫師是經驗豐富,病人一坐下,看他的氣色,聽他述說哪裡不舒服,馬上就知其病情乎?

抑或是……?

速度最慢的是菜鳥醫師嗎?還是問診最仔細,耐性十足,鉅細靡遺絲毫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的好醫師?

通常有一種感覺:每次到醫院都等很久,可是輪到自己進診間,不到三分鐘便被醫生請到門外等拿批價單領藥。難道是自己病情最輕,醫生不屑一顧?

以上純屬個人天馬行空胡言亂語,醫師請勿介意!

有句棋諺:『
長考無好棋。』意思是說,想太多,想過頭,常會鑽牛角尖,以致下出臭棋。這句棋諺用在醫生看診應該不適用吧?

★ 2015.06.11



↑ 龍山寺捷運站出口兩棵艷紫荊目前正盛開,下午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


新綠小池塘,風簾動,碎影舞斜陽。羨金屋去來,舊時巢燕,土花繚繞,前度莓牆。繡閣裏,鳳幃深幾許?聽得理絲簧。欲說又休,慮乖芳信;未歌先噎,愁近清觴。

遙知新妝了,開朱戶,應自待月西廂。最苦夢魂,今宵不到伊行。問甚時說與,佳音密耗,寄將秦鏡,偷換韓香?天便教人,霎時廝見何妨!


—— 周邦彥 . 風流子

小池塘有了新綠,風吹簾動,斜陽的光影像在舞動。很羨慕這棟美麗的屋子,去年結巢的燕子又回來了,巢邊的土長了些小花,牆壁也長了青苔。在她美麗的閨房裡一層層的簾幔,到底有多深?不時聽到裡面傳來琴弦的聲音,我欲言又止,怕失信於她,故尚未唱歌就先嗚咽起來,只好借酒澆愁。

我早已知道她打扮好了,打開朱紅的大門,應該已到西廂等待明月了。最令人難過的是,今晚連做夢也沒辦法到她身邊。不知何時可以告訴她秘密的好消息,把徐淑贈與秦嘉的明鏡寄過去,或是把賈午送給韓壽的香盒偷偷換過?老天若是有意撮合我們,便讓我們相見一下又怎樣。

暗戀佳人,卻又無法靠近,只期待今宵能在西廂月下相會,但連做這種夢也不可得,相思之苦寫在詞中。

◆ 2015.06.12



↑ 華西街夜市

這家的汆魷魚不錯吃,不過價格不親民。

台灣人喜歡逛夜市,外國觀光客來台灣也喜歡逛夜市,夜市彷彿是台灣最受歡迎的景點。

台灣夜市會如此蓬勃,會如此熱鬧,和台灣人喜歡外食,喜歡熱鬧不甘寂寞的特性有很大的關係。

晚上在家沒事,又不想呆坐在客廳守著連續劇,於是全家老少一起出門到夜市溜達溜達,看看有什麼新奇的東西在賣,吃吃平時吃不到的。

有時三五好友相約,點尾燙魷魚,再來杯冰啤酒,天南地北亂扯,爽就好,一大口冰涼的黃金液體下肚,可以把白天工作的不愉快,一掃而光,人生最快活的時光,莫過於此。

◆ 2015.06.13



↑ 龍山寺捷運站周邊

每天強迫自己走路一萬步,因邊走邊看,邊看邊拍,所以大約兩個鐘頭可以達成。

遇到下雨天就沒辦法走完一萬步,走在騎樓下,地滑怕跌倒就走得慢些,加上路人都在騎樓底下躲雨,走路的速度更慢了。

因住家的關係,萬華幾乎是每天必走之處(其實萬華的範圍滿大的,植物園、西門町都在萬華區內)。

出門時帶個斜背包(如果帶單眼出門,就得用後背包了),帶一瓶水、一台隨身數位相機,輕裝出門才走得遠。

龍山寺捷運站幾乎每隔一、二天就會經過一次,今天走到捷運一號出口對面,停了一會,突然發現捷運站出口右側好美,不知名的樹開滿了亮麗的黃花,在藍天下隨風搖曳。(上圖左上。好像是台灣欒樹?)

站在捷運站出口處一眼望過去,整排開黃花的樹非常壯觀。(上圖右上)

往前直走到廣州街口,再回頭看一眼(上圖左下),可惜此處街友太多,使得這麼美的景色,有點失色了。這些街友雖然值得同情,但萬華一直無法和台北市其他區同一水準,街友聚集萬華是重要原因。

轉過廣州街,龍山寺正對面則是幾棵正在盛開的阿勃勒,金黃色的圓形小葉片往下垂,顆顆像淚珠,故有人稱阿勃勒盛開時為『
黃金雨 』。(上圖右下)↓



我們常對身邊的美景視而不見,卻對遠方的風景響往不已,實在可惜。台灣人有句俗語:「呷碗內看碗外」,就是在形容這種心理。

再延伸一下,
別人的老婆總是比較漂亮,是否也是這種心理在作祟?

● 2015.06.14



↑ 拉一首「人生圓舞曲」



↑ 「質男」寓所

常在誠品買書的人都知道,結帳後店員會放一本小冊子在你的書袋裡,這本小冊子是介紹當月誠品的活動及新書簡介。

本月小冊子封面上的兩個字『
質男』,很是吸引我的注意。

腦海裡存有「俊男」、「型男」、「宅男」……等專有名詞,至於「質男」則是第一次看到。

顧名思義,「俊男」是指外表英俊的男子;「型男」則是外表有型,有獨特風格的男人;「宅男」是近年很出名的名詞,意指平時都窩在家,網路不離身,熱中於網路虚擬世界,而和真實的社會脫節的男子。

至於「質男」,從字面上來看,應指內涵很優質的男人吧?

冊子裡介紹一位品酒專家的話:

「……有些人喝酒是喝氣氛,喝氣勢,喝稀有,喝尊貴,喝上流社會的感覺,或饋贈、投資;對我來講酒不是這樣的,而是如何去品味和描述,隨著我研究愈深,愈知道文化的重要。

另一位平面設計、插畫家:

「……創作,就該以自己的想法為依歸,因為任何作品都無法滿足眾人,只有自己做得開心,作品才會好。

我現在在建立到底什麼是自己喜歡的,怎麼樣的生活是自己喜歡的?怎麼樣的風格是自己喜歡的?

還有一位品牌鞋子的創始人:

鞋子對我來說像『藝術品』,而非一般人認為鞋子踩在地上,是消耗品。

由上面幾位質男的話,歸納出一個共通點,那就是「
專精」,與眾不同的專精,屬於個人獨特的專精,也就是在自己的工作領域裡,必須注入自己的風格。

那麼攝影呢?沒有屬於自己特有風格,所拍出來的將被淹沒在數位影像的垃圾山裡。

▲ 2015.06.15



↑ 美女出浴圖

這隻小麼雀離我大約 1 米半,大概天氣太熱了,也顧不了我在旁看她,就大剌剌地洗起澡來,洗完後還瞪了我一眼,才飛走。

在植物園裡,麻雀和白頭翁是數量最多的兩大族群,多到拍鳥人都懶得拍牠們,除非擺出模特兒的美姿,否則沒人理牠。



↑ 這隻白頭翁站在植物名牌上,不知在想些什麼,白頭翁很怕人,一看有人靠近馬上飛走。我看不清楚牌子上寫的是什麼花名。

突然想起:「
牡丹花下死,做鳥也風流。」,哈哈,開玩笑的啦,是『 做鬼也風流 』才對!

等牠飛走後才看清楚是『
仙丹花 』。

★ 2015.06.16



↑ 「 如果和我一樣戴太陽眼鏡,你就不用低頭瞇眼囉。」



↑ 樹籠?

鳥籠使鳥失去自由,人籠(監獄)使人失去自由,那樹籠呢?

從這個在分隔島上的裝置藝術來看,它把樹往上長的天性限制住了,逼它往橫向發展,只長胖不長高。

人在受教育成長時,如果把他某方面的才能限制住,逼他往另個方向發展,和任其發揮特長,不去限制他,最後的結果必定截然不同。

外在框架不只對植物影響很大,對人也是如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